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宁愿不要成为这个太阳神我

分享到:
 回想当初,恍如隔世。谁也没有前后眼,一个“落魄流亡”的华夏青年,竟然能够在西方黑暗世界里闯下那么一大片天地?
 
    “不,我要纠正你一下,不是五年,而是已经六年了。”维多利亚抿了抿嘴,又说道。
 
    她看着面前的男人,目光之中带着一丝复杂的味道。
 
    六年,人生又有几个六年?
 
    人又能有几个六年之后还亲密无间的朋友?
 
    听到这个数字,苏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亲爱的阿波罗,我们今天难道还不应该好好的庆祝一下吗?”维多利亚轻轻扶住了苏锐的手臂。
 
    “是该好好庆祝,不醉不归!”苏锐忽然觉得,自己变得有些感性了起来。
 
    “就等你这句话呢,我带来了华夏最好的酒。”维多利亚顺势挽上了苏锐的胳膊,在她看来,这个动作很正常,在西方出席酒会宴会的时候,和男伴都是这样做的。
 
    “为了今天,你还特地包下了整个四星级酒店,这得多少钱?”苏锐眨了眨眼睛,笑道:“我知道你有钱,不过咱们可以再节省一点点,弄个小包厢不就行了吗?”
 
    “你看你,对别人花钱都是大手大脚,对自己从来不舍得,这样可不好。”维多利亚说道:“不过,这可不是包下来,从现在开始,这家酒店已经完成了所有权转让,它是我的了。”
 
    维多利亚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仿佛买了个酒店对于她来说像是买了件衣服一样。
 
    “土豪就是任性。”苏锐点了点头:“不过这笔转让费用,我会让军师安排给你报销。”
 
    维多利亚要安排属下在沂州开发项目,就得有个暂时的大本营,而这间四星级酒店则是再好不过的临时办公场所了。
 
    “不需要军师报销,这是我自己的投资。”维多利亚说道:“对我来说,这也就是一笔零花钱而已,神殿报销不报销,无关紧要。”
 
    苏锐苦笑着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大航海时代以来,英国皇室所积累的财富已经达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日不落”三个字可不是白叫的。
 
    作为皇室的一支主要分支,维多利亚一脉的钱财也是达到了不可估量的程度。如果不是这种级别的土豪,当初也不会随随便便就掏出两千万来给苏锐这个“业务员”刷业绩了。
 
    不深入的和这些皇室成员相接触,真的想象不到他们有多么的恐怖。
 
    都说英国已经变成了君主立宪制,皇室对国家统而不治,只是最高权力的象征。但是实际上,包括英国在内的许多欧洲国家,皇室的影响力还是极为深远的,而且,这种深远并不体现在表面上,所以这一点,远在东方的华夏是很难体会得到。
 
    苏锐也就不再和维多利亚客气了,不过他还是不习惯这偌大的大厅里面只有两个人吃饭,道:“要不,咱们找个小包厢吧,这样也暖和。”
 
    “都听你的。”维多利亚柔声说了一句,对一个漂亮的英国女人打了个手势。
 
    这是她的贴身助理,只要是以“维多利亚”这个身份来参加活动,这个漂亮助理都会一直跟在身边。
 
    平日里的维多利亚很少会展现出如此温柔的一面来,这倒让苏锐有点不太习惯。
 
    不过面对美女,苏锐的适应能力也是极强的,两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喝着酒,仿佛回到了六年前第一次吃饭的时候。
 
    那一次,苏锐正在酒吧的角落里坐着,维多利亚却找到了他,两个人喝了不少,然后和酒吧里其他想要调戏维多利亚的人大打出手,苏锐一人干废了一堆酒吧的打手,然后拉着维多利亚逃跑。
 
    当时在逃跑的时候,苏锐并没有注意到,维多利亚的眼神在身后熠熠闪光。
 
    这是初次见面,等到了第二次见面,苏锐的队伍已经初具规模,在西方黑暗世界里的名声也日益响亮了起来,也正是这一次见面,维多利亚以白金面具战士的身份正式加入苏锐麾下,开始了另外一场冒险。
 
    这一场酒,喝的很痛快,喝的很舒畅。维多利亚的酒量比苏锐差不了多少,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面,两个人竟然喝了两瓶飞天茅台。
 
    不过,喝着喝着,两个人就从桌子上转移到了一旁的宽大沙发上,端着酒杯,继续战斗。
 
    到这个时候,喝的真就是情感了,“往事”二字,胜过任何精致的下酒菜。
 
    维多利亚又拆了一瓶酒,给苏锐倒上之后,两个人碰了碰杯子,一饮而尽。
 
    由于房间里开足了空调,加上酒精使人升温,因此维多利亚早就脱掉了外面的大衣,此时甚至连毛衣都脱掉了,露出贴身的白色吊-带上衣。
 
    于是,那惊心动魄的弧度,便在苏锐的面前展现了出来。
 
    “以后每一年的纪念日,我们都要这么过。”苏锐望着天花板,目光悠远而灼热。
 
    误打误撞的进入了西方黑暗世界,却成就了不世威名,在苏锐看来,这一切都如梦似幻。
 
    如果……如果没有那么多朋友死掉就好了,如果何宇一家人也能安安心心的活到现在就好了。
 
    想到这儿,他不禁觉得鼻子有点发酸。
 
    “维多利亚,你知道吗?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宁愿不要成为这个太阳神,我宁愿不要有那么多的钱,我宁愿当个一个月津贴只有一千多块的普通战士,也不想看到那么多人因我而死。”
 
    苏锐这句话所指的并不只是何宇,西方黑暗世界本就厮杀惨烈,在这里征战好几年,许多兄弟都长眠地下了。
 
    “阿波罗,这是没有 回想当初,恍如隔世。谁也没有前后眼,一个“落魄流亡”的华夏青年,竟然能够在西方黑暗世界里闯下那么一大片天地?
 
    “不,我要纠正你一下,不是五年,而是已经六年了。”维多利亚抿了抿嘴,又说道。
 
    她看着面前的男人,目光之中带着一丝复杂的味道。
 
    六年,人生又有几个六年?
 
    人又能有几个六年之后还亲密无间的朋友?
 
    听到这个数字,苏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亲爱的阿波罗,我们今天难道还不应该好好的庆祝一下吗?”维多利亚轻轻扶住了苏锐的手臂。
 
    “是该好好庆祝,不醉不归!”苏锐忽然觉得,自己变得有些感性了起来。
 
    “就等你这句话呢,我带来了华夏最好的酒。”维多利亚顺势挽上了苏锐的胳膊,在她看来,这个动作很正常,在西方出席酒会宴会的时候,和男伴都是这样做的。
 
    “为了今天,你还特地包下了整个四星级酒店,这得多少钱?”苏锐眨了眨眼睛,笑道:“我知道你有钱,不过咱们可以再节省一点点,弄个小包厢不就行了吗?”
 
    “你看你,对别人花钱都是大手大脚,对自己从来不舍得,这样可不好。”维多利亚说道:“不过,这可不是包下来,从现在开始,这家酒店已经完成了所有权转让,它是我的了。”
 
    维多利亚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仿佛买了个酒店对于她来说像是买了件衣服一样。
 
    “土豪就是任性。”苏锐点了点头:“不过这笔转让费用,我会让军师安排给你报销。”
 
    维多利亚要安排属下在沂州开发项目,就得有个暂时的大本营,而这间四星级酒店则是再好不过的临时办公场所了。
 
    “不需要军师报销,这是我自己的投资。”维多利亚说道:“对我来说,这也就是一笔零花钱而已,神殿报销不报销,无关紧要。”
 
    苏锐苦笑着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大航海时代以来,英国皇室所积累的财富已经达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日不落”三个字可不是白叫的。
 
    作为皇室的一支主要分支,维多利亚一脉的钱财也是达到了不可估量的程度。如果不是这种级别的土豪,当初也不会随随便便就掏出两千万来给苏锐这个“业务员”刷业绩了。
 
    不深入的和这些皇室成员相接触,真的想象不到他们有多么的恐怖。
 
    都说英国已经变成了君主立宪制,皇室对国家统而不治,只是最高权力的象征。但是实际上,包括英国在内的许多欧洲国家,皇室的影响力还是极为深远的,而且,这种深远并不体现在表面上,所以这一点,远在东方的华夏是很难体会得到。
 
    苏锐也就不再和维多利亚客气了,不过他还是不习惯这偌大的大厅里面只有两个人吃饭,道:“要不,咱们找个小包厢吧,这样也暖和。”
 
    “都听你的。”维多利亚柔声说了一句,对一个漂亮的英国女人打了个手势。
 
    这是她的贴身助理,只要是以“维多利亚”这个身份来参加活动,这个漂亮助理都会一直跟在身边。
 
    平日里的维多利亚很少会展现出如此温柔的一面来,这倒让苏锐有点不太习惯。
 
    不过面对美女,苏锐的适应能力也是极强的,两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喝着酒,仿佛回到了六年前第一次吃饭的时候。
 
    那一次,苏锐正在酒吧的角落里坐着,维多利亚却找到了他,两个人喝了不少,然后和酒吧里其他想要调戏维多利亚的人大打出手,苏锐一人干废了一堆酒吧的打手,然后拉着维多利亚逃跑。
 
    当时在逃跑的时候,苏锐并没有注意到,维多利亚的眼神在身后熠熠闪光。
 
    这是初次见面,等到了第二次见面,苏锐的队伍已经初具规模,在西方黑暗世界里的名声也日益响亮了起来,也正是这一次见面,维多利亚以白金面具战士的身份正式加入苏锐麾下,开始了另外一场冒险。
 
    这一场酒,喝的很痛快,喝的很舒畅。维多利亚的酒量比苏锐差不了多少,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面,两个人竟然喝了两瓶飞天茅台。
 
    不过,喝着喝着,两个人就从桌子上转移到了一旁的宽大沙发上,端着酒杯,继续战斗。
 
    到这个时候,喝的真就是情感了,“往事”二字,胜过任何精致的下酒菜。
 
    维多利亚又拆了一瓶酒,给苏锐倒上之后,两个人碰了碰杯子,一饮而尽。
 
    由于房间里开足了空调,加上酒精使人升温,因此维多利亚早就脱掉了外面的大衣,此时甚至连毛衣都脱掉了,露出贴身的白色吊-带上衣。
 
    于是,那惊心动魄的弧度,便在苏锐的面前展现了出来。
 
    “以后每一年的纪念日,我们都要这么过。”苏锐望着天花板,目光悠远而灼热。
 
    误打误撞的进入了西方黑暗世界,却成就了不世威名,在苏锐看来,这一切都如梦似幻。
 
    如果……如果没有那么多朋友死掉就好了,如果何宇一家人也能安安心心的活到现在就好了。
 
    想到这儿,他不禁觉得鼻子有点发酸。
 
    “维多利亚,你知道吗?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宁愿不要成为这个太阳神,我宁愿不要有那么多的钱,我宁愿当个一个月津贴只有一千多块的普通战士,也不想看到那么多人因我而死。”
 
    苏锐这句话所指的并不只是何宇,西方黑暗世界本就厮杀惨烈,在这里征战好几年,许多兄弟都长眠地下了。
 
    “阿波罗,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路已经走了一大半,你不能放弃。”维多利亚似乎没想到苏锐会这么说,搂住了苏锐的肩膀:“我们好多人都在等着你呢。”
 
    有些男人,表面上看起来杀伐果断,行事凌厉,但是在不为人知的内心深处,总是会找到一片柔软之地。
 
    维多利亚其实是有点意外的,苏锐很少会露出这种感怀的形象,此时此刻既然他说出来了,就说明这些事情已经憋在心里很久了。
 
    “西方黑暗世界。”苏锐停顿了一下,摇了摇头:“我对那个地方,有爱也有恨。”
 
    维多利亚的身体轻轻一震。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西方,还是爱更多些。”苏锐拍了拍维多利亚的大腿,收起感怀的情绪,笑道,“至少有你这种级数的美女天天在眼前晃荡。”
 
    这女人也不嫌冷,在外面的大衣之下,竟然是光腿穿着长筒靴,此时没了大衣的遮挡,那雪白而充满弹性的大腿便暴露在了苏锐的眼前。
 
    而苏锐这不经意的一下,却恰好拍在了维多利亚的大腿上,那美好的触感让他不由的心神微漾。
 
    维多利亚轻轻一哼:“千万别这么说,貌似你在华夏的时候,身边也从来不会少了美女吧?”
 
    “是吗?我怎么没发现?”苏锐摸了摸鼻子。
 
    “不说别的,就说这个柯凝吧,她的长相和身材可不在我之下。”维多利亚贴近了苏锐:“你对人家那么好,又是千里送行,又是安排惊喜的,难道就不怕别人喜欢上你?”
 
办法的事情,路已经走了一大半,你不能放弃。”维多利亚似乎没想到苏锐会这么说,搂住了苏锐的肩膀:“我们好多人都在等着你呢。”
 
    有些男人,表面上看起来杀伐果断,行事凌厉,但是在不为人知的内心深处,总是会找到一片柔软之地。
 
    维多利亚其实是有点意外的,苏锐很少会露出这种感怀的形象,此时此刻既然他说出来了,就说明这些事情已经憋在心里很久了。
 
    “西方黑暗世界。”苏锐停顿了一下,摇了摇头:“我对那个地方,有爱也有恨。”
 
    维多利亚的身体轻轻一震。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西方,还是爱更多些。”苏锐拍了拍维多利亚的大腿,收起感怀的情绪,笑道,“至少有你这种级数的美女天天在眼前晃荡。”
 
    这女人也不嫌冷,在外面的大衣之下,竟然是光腿穿着长筒靴,此时没了大衣的遮挡,那雪白而充满弹性的大腿便暴露在了苏锐的眼前。
 
    而苏锐这不经意的一下,却恰好拍在了维多利亚的大腿上,那美好的触感让他不由的心神微漾。
 
    维多利亚轻轻一哼:“千万别这么说,貌似你在华夏的时候,身边也从来不会少了美女吧?”
 
    “是吗?我怎么没发现?”苏锐摸了摸鼻子。
 
    “不说别的,就说这个柯凝吧,她的长相和身材可不在我之下。”维多利亚贴近了苏锐:“你对人家那么好,又是千里送行,又是安排惊喜的,难道就不怕别人喜欢上你?”
 

欢迎转载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 »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宁愿不要成为这个太阳神我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