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都在看着这个面对秦老将军依旧可以面不改

分享到:
  苏锐就这样站在台子前面,负手而立,扫视了全场一圈,淡淡说道:“现在,我要带悦然离开,有谁敢拦?”
 
    一秒,两秒,三秒,无人应声!
 
    苏锐似乎已经用他的绝世武力彻底震撼住了这一群所谓的高层与名流!
 
    “看似癫狂,实则步步算计,每一个动作和每一句话都是大有深意的。”
 
    白秦川在一旁轻声自言自语,眼神不断变幻,脸色阴晴不定!
 
    他已经完全意识到,苏锐根本就不是他想象中的一介武夫!绝对是智慧和勇气双绝!
 
    这五年以来,他已经是成长的更加可怕了!
 
    与此同时,他的爷爷白天柱抬起头来,往白秦川的方向看了一眼。
 
    后者点了点头,以示会意,但面色却有些复杂。
 
    至于一旁的白家老二白忘川,更是面色惨白,这个靠着一点小聪明在投资界混得不错的男人,此时不禁想起来自己曾在宁海不知天高地厚的招惹苏锐的情景!
 
    现在想来,那一次真是苏锐手下留情!否则的话他的下场比季邦行还要凄惨!想到这儿,白忘川的身体竟然开始不受控制的打颤了!
 
    “有我在,你就带不走她!”
 
    这个时候,秦家老爷子秦之章再一次站了出来,他的声音苍老,但是面容却充满了坚定。
 
    苏锐在这里公然殴打和威胁诸位高层,已经把秦之章的老脸彻底丢尽了,从这以后,秦家还有什么脸面再行走于世间?
 
    是以,今天秦之章即便是要拼了命,也要把苏锐和秦悦然留下!
 
    看到自己的爷爷这样,秦悦然忍不住的喊了出来:“爷爷,我愿意跟他走!这是我自愿的!”
 
    苏锐摇了摇头,沉声说道:“秦老将军,我敬你是革命老前辈,因此才不想多做为难,这件事情上本身就是你的不对,如果此时死扛到底也没有任何的意思。”
 
    “我死扛到底?”秦之章的怒气已然控制不住了:“这里是秦家,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我已经让人跟上面说过了,这次私自调用直升机的行为必须彻查到底,从上到下,从决策到执行,所有人都不能放过!”
 
    这种私自调用武装直升机的行为,本来就严重违反了军事纪律,按照严重违纪来处理,根本就是一点不过分!甚至都有可能因为此事而上军事法庭!
 
    “非要这样吗?”
 
    这自然不是苏锐想要看到的结果,他的老部队调集了那么多直升机和特种战士来替他撑场子,如果因为此事而导致他们上了军事法庭,甚至被开除军籍,那可就太糟糕了!
 
    兄弟之所以为兄弟,就是在关键时刻为了对方可以两肋插刀!
 
    为了自己的兄弟,苏锐可以插所有人两刀!
 
    看到秦之章戳到了苏锐的痛处,大厅中有些人的表情已经开始轻松起来。
 
    “你想鱼死网破吗?”苏锐的声音低沉到可怕!
 
    “为了困死你,多破几层网子又如何?”秦之章冷笑,感觉主动权又回到了他自己手中!
 
    “爷爷,不要!”秦冉龙大吼道:“苏锐,他是我连长!”http://piaotian.net
 
 第266章 我也认为是阴谋!
 
    秦冉龙这一声吼,顿时让整个大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他是我连长!
 
    秦之章听到了这句话,整个人都愣住了,短暂的沉思过后,脸上便露出来难以置信的神色!
 
    不只是他,秦方华、秦碧凯等人,全都震惊无比!
 
    而大厅中的其他人,对于这件事情并不算了解,也不知道秦冉龙刚才吼的那一嗓子代表着什么样的意思!
 
    他们面面相觑,不就是个连长吗?在场的光是将军都有好几个,连长算什么?怎么至于让秦家人如此震撼?
 
    秦冉龙看着秦之章,目光之中透出回忆的神色,说道:“爷爷,苏锐就是我的新兵连连长,就是他,把我拉出了泥潭,就是他,让我从此不再是一个纨绔恶少!”
 
    一招就把自己打趴下,五公里越野把自己甩开了四公里,秦冉龙对苏锐就是一个字——服!
 
    虽然他说的动情,可是大厅中还是有人在撇嘴——你秦冉龙真以为你现在就不是个纨绔恶少了?
 
    首都的同龄男孩子,极少有人没被秦冉龙打过,就连蒋毅刚等人也不例外。当然,害得秦冉龙掉进两次化粪池的白家兄弟就另说了。
 
    秦冉龙的话无疑是确认了苏锐的身份!这更让秦之章说不出话来!
 
    他刚才口口声声要送上军事法庭的人,竟然是秦家的大恩人!
 
    秦冉龙当年的顽劣不堪,让所有秦家长辈都头疼不已,如果按照常理来说,秦冉龙是长子长孙,以后必然要继承秦家庞大的家业,可是他偏偏没有一丁点家族继承人的样子,整天不是游手好闲就是打架滋事,后来实在不行,才把他放到军队里。
 
    可是,秦冉龙在军队里也闲不下来,由于他那强硬的家族,没有一个教官敢管教他,除了苏锐!
 
    如果没有苏锐,那么现在的秦冉龙依旧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如果没有苏锐,现在的秦家也不可能找得到合适的继承人!
 
    后来,秦家高层为了拉拢苏锐,发动所有关系来查清他的来历,结果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这个名字背后的所有资料只有两个字——绝密!而且是六星级最高等级机密!
 
    秦之章望着苏锐,满脸都是难以置信,他知道,秦冉龙不会在这样的问题上说谎!这真是让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秦家的高层都是知恩图报的,或者说自以为知恩图报,可是如今这个情况,让他们如何自处?
 
    带着一群特种战士气势汹汹来搅乱孙女婚宴的人,竟然会是秦家的大恩人!
 
    把家里人的表情尽收眼底,秦冉龙对着四姐抛去了一个得意的眼神。
 
    秦悦然却没有看到,因为她的眼神始终锁定在苏锐的身上,那个背影,怎么让人如此着迷?
 
    往事在眼前一幕幕浮现,秦之章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这件事情让他身体止不住的开始了颤抖!
 
    当年,就在秦家高层发动一切力量在调查苏锐的时候,曾经接到过一张用毛笔签批的警告字条!
 
    这个时代,能够有资格警告秦之章的本来就没有几人,那个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那张警告字条,如今还静静的躺在秦之章的书架上!
 
    想到这里,他忽然下意识的看了苏无限一眼!
 
    对秦之章的动作似有所觉,苏无限也微笑着转过脸来,和秦之章对视了一眼,同时轻轻的点点头!
 
    这极小幅度的点头,无疑就是在对秦之章的说法进行肯定!苏无限已经猜到了他心中在想些什么了!
 
    苏无限的动作,无疑让秦老爷子更加震撼!
 
    苏锐,拥有顶级绝密的六星级身份,可以让那位老人不惜亲自签批警告字条来保护,这短短的两句话,包含了极大的信息量!
 
    在这一刻,秦之章忽然意识到,自己做错了,错的实在太离谱!
 
    这样的男人,无疑是国宝级的!
 
    就算当初收到了警告的字条,他也不应该就此放弃!
 
    想到这儿,秦之章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依旧瘫坐在地上的欧阳星海,他竟然已经开始权衡,苏锐和欧阳星海哪个更重要!
 
    殊不知,秦之章很惊讶,但是苏无限心底的惊讶却一点也不比他少!此时他只是很好的用一贯的微笑来掩饰了而已!
 
    “苏锐,苏锐,苏锐……”苏无限在念叨着苏锐的名字,心念电转。
 
    对于秦家曾经调查自己的事情,苏锐并不是太知情,他能够大概猜到秦家人的想法,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整个事件的背后,还有那一张用毛笔签批的警告字条!
 
    事到如今,苏锐倒不太好直接撕破脸了——虽然他早已经让秦家脸面无存。
 
    “秦老将军,我是秦冉龙的兄弟,也是悦然的朋友,我要带悦然走,这和秦家的颜面无关,和悦然的幸福有关。”
 
    苏锐看着秦之章,目光真诚,眼中也不复之前的冷冽光芒。
 
    “和我的幸福有关。”秦悦然的目光从始至终都锁定在苏锐的身上,未曾挪开过半分,听到苏锐的话语,她再一次听到了自己心动的声音。
 
    我的幸福,和你有关。
 
    在意识到了苏锐的身份之后,秦之章的话语也不复之前的敌意,但是心中的不快还是依旧存在的,他冷冷说道:“悦然和欧阳家的婚事,是在几年前就已经定下来的,婚姻讲究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什么自由恋爱什么幸福,在我看来都是狗屁!”
 
    苏锐的眼眉间也现出了不愉之色,这老家伙怎么那么顽固?讲道理都讲不通吗?
 
    “自由恋爱,或许在您的眼中是狗屁,可是,在我看来,偌大的一个家族,那么多的精壮男丁,却把家族的命运寄托在一个女孩子的婚事上,这样更是狗屁!”
 
    苏锐盯着秦之章,说话毫不客气!
 
    众人都在看着这个面对秦老将军依旧可以面不改色勇敢回绝的年轻男人,有些人的眼中甚至已经开始闪过了激赏之色!他们似乎忘记了刚才苏锐是怎样的强势!
 
    被这样顶撞,秦之章勃然大怒:“放屁,全都是放屁,我什么时候要把家族的命运寄托在悦然的婚事上?秦家有秦家的路,还不需要把担子压在我孙女肩上!”
 
    啪!啪!啪!
 
    苏锐听到这句话,竟然开始鼓起了掌!
 
    掌声很单调,回荡在这片大厅中,十分刺耳,让众人面面相觑!
 
    “你鼓掌做什么?”秦之章看到了苏锐的桀骜模样,顿时气得不打一处来,他此时又忘记了苏锐的身份了。
 
    “秦老爷子,您说的那么好,我当然要鼓掌。”苏锐冷笑着说道:“既然你认为秦家的前途不必寄托于悦然的身上,为什么还要强求着她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既然这样,她嫁谁不是嫁?为何就不让她嫁一个喜欢的人,一辈子过的幸福安宁?”
 
    论起辩论来,秦之章又怎么会是苏锐的对手,后者已经三句两句就把秦老将军给绕进了死胡同!
 
    “是啊,为什么要这样?”秦之章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苏锐的话让他彻底的陷入了思考中,为什么?
 
    “思考不出答案了?”苏锐冷笑:“那是因为有人在误导你!导致你从头到尾都没有认真的去思考这个问题!”
 

欢迎转载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 » 众人都在看着这个面对秦老将军依旧可以面不改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