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这种速度的攻击从未练过武术秦牧风根本躲

分享到:
“你是谁?”苏锐看过在场的绝大多数人的资料,但是这个老家伙还从未在他的印象中出现。
 
    “鄙人季邦行。”
 
    “季邦行?”听到这个名字,苏锐的眉头皱了皱。
 
    “这位小友,我观你眉宇间煞气颇重,应是往日所造杀孽太重,渐渐蒙蔽了心性。”季邦行羽扇轻摇,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为人处事,当心平气和,我奉劝小友一句……”
 
    可是,季邦行还未说完,便被秦冉龙打断了,这货一副“我想起来”的样子,道:“这位季大师,我好想记起来了,当初就是你算出我四姐有旺夫命的吧?”
 
    苏锐闻言,拳头开始缓缓握紧,而秦悦然同样也是攥紧了拳头,目光复杂的看着季邦行!
 
    这个可恶的家伙,真的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是的,正是如此。”季邦行的脸上有着些许自得之色,在他看来,如今秦悦然之所以那么抢手,还不都是自己一句话造成的?如今自己的地位举足轻重,随便一句话就能够改变人的命运!
 
    但,沉浸在自得中的季邦行却没有注意到苏锐眼中已经开始释放出凛冽的寒芒!
 
    “我之前就说过,秦家有女名悦然,命星定格紫微延,这可是千年难见的旺夫命,谁若娶之,必然飞黄腾达,创下震世霸业。”季邦行淡淡笑道:“倘若不是我这样说,悦然丫头能有如今的地位吗?”
 
    此话一出,台下许多人不禁深以为然。正是因为他季邦行的一句话,才开启了首都家族狂追秦悦然的节奏。
 
    尤其是有好几个秦家人更是暗自点了点头,脸上掠过自得的神色,这些家伙认为秦悦然的旺夫命乃是一件非常值得他们骄傲的事情,事实上,在最近的几年里,他们老秦家也就指着这件事来呼风唤雨了。
 
    由于那“千年罕见的旺夫命”几个字,才让秦悦然有了“豪门内定媳妇”的称呼,从她十几岁开始,就频繁的有人上门来提出定亲的要求,整个秦家也快挑花了眼。
 
    “所以,悦然丫头,你需听我一句话,欧阳星海乃是你命中的最佳夫婿,他的命星和你遥遥相对,如果你们能够结合,定可以互相辅佐,成就不世伟业……”季邦行微笑说道。
 
    他自认为自己在首都威信颇高,关系网极为强大,就连许多许多高级领导在行事前都会参考他的建议,只不过是一个拿着枪的毛头小子而已,自己怕他做什么?
 
    季邦行还想说什么,却发现苏锐已经一步一步地来到了眼前,
 
    他的眼中寒气渐渐升起,越来越盛!
 
    季邦行想要努力做出微笑的样子,可是被苏锐那充满寒意与杀意的眼睛盯着,他的表情也十分不自然了,脸上的肌肉僵硬无比!
 
    “这位小友,你的煞气实在是太重,听我一句劝……”
 
    “那就是那个神棍?”苏锐冷笑着问道。
 
    “神棍?”
 
    季邦行听了这句话,顿时勃然大怒!
 
    自己是首都人人尊敬的大师,怎么会是神棍?
 
    可是,他的怒火还没来得及燃烧起来,苏锐就已经单手揪住了他的领子!就像是在拎小鸡一样,直接把他举了起来!
 
    “你干什么?放开我,快放开我!”季邦行的身体干瘦,怎么能和苏锐相比?他只感觉对方的手就像是铁钳一样,根本挣脱不开!
 
    “误人子弟的混蛋,我早就想揍你了,没想到你今天竟然主动跳出来。”苏锐冷冷说道:“好吧,那我成全你!”
 
    说罢,苏锐一个巴掌扇出,狠狠的打在了季邦行的瘦脸上!
 
    轰!
 
    也不知道苏锐这一下使出了多大的力气,季邦行简直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都要被打爆了,左边的牙床全部松动,一张嘴,竟然把一半的牙都吐了出来!
 
    只不过是一耳光而已,就让他昏昏沉沉不知所以了!
 
    苏锐单手举着他,冷冷的扫视了大厅众人一眼,充满嘲讽之意地说道:“就这样的神棍,也被你们奉为大师?你们有没有点脑子?”
 
    在场的人都不讲话,完全为苏锐的气势所慑!这个家伙可是蛮不讲理,稍有不对就会动手打人!
 
    苏锐又给了季邦行一巴掌,把这干瘦的脸颊整个扇成了猪头!
 
    “如果你真的算无遗策,那么我倒想问问,你今天来之前,有没有算到你会挨打?”
 
    :感谢书友711091、fshcl883、转瞬成空、书友3744166的捧场支持!http://piaotian.net
 
 第265章 他是我连长!
 
    那你有没有猜到,你今天会挨打?
 
    听到苏锐这句问话,季邦行真的是哑口无言!
 
    不,他现在嘴里的所有牙齿都被苏锐扇飞,舌头也被硌破了,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季邦行能掐会算,号称古往今来风水第一人,如今在首都的地位已经是极高,平日里人们尊他敬他,他们都没想到,苏锐竟然如此犀利,问出了如此一针见血的问题!
 
    你怎么就没算到你今天自己会挨打呢?
 
    季邦行的脑袋晕晕乎乎,悲苦难言,他被这个男人折磨的简直想死。
 
    “以改变别人的命运为荣耀,你总是这么改变别人的命运,有没有尝试过被别人改变命运的滋味儿?”
 
    苏锐的脸上闪过厌恶的神色,单手挥起,重重的往墙上一抡!
 
    季邦行的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远远飞出,毫无花哨的砸在了墙壁上!全身的骨骼也不知道在这一下被撞断了多少处!
 
    让人震撼且惊奇的是,他的身体在重重撞上了墙壁之后,并没有立即滚下来,而似乎是粘在了墙上一般,以极慢的速度滑落!在墙上留下一道粗粗的血线!
 
    “打人如挂画!”蒋天苍一时间忍不住低声说了出来!这分明是一种极其高深的功夫境界!
 
    在名流们的众目睽睽之下,苏锐竟然如此公然的把地位极高的季邦行打成了重伤!
 
    秦悦然看着这个为了自己不惜得罪天下人的男人,心中说不出的感动,她平日里虽然风风火火大大咧咧,但是内心情感实则非常细腻,看着那顶天立地的傲然身影,秦悦然已经清晰的听到了自己心弦悄然拨动的声响!
 
    看着苏锐这样殴打季邦行,就连大姐秦悦心的心里也感觉到非常爽快。如果不是这个故弄玄虚的家伙,自己又怎么会被冠以“克夫命”的称呼,以至于到现在都没有男人敢接近一步?
 
    苏锐看了看季邦行,后者已经犹如一滩烂泥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被无数高官巴结奉承的季大师,此时被苏锐踩的一文不值!
 
    “反了,真是反了!敢在秦家里公然打人,卫兵,卫兵把他给我架出去!”秦牧风终于反应了过来,开始大喊大叫。
 
    可是,大厅的正门已经被一群荷枪实弹的特种战士堵了个严严实实,这群家伙根本就不会放卫兵进来!他们根本不讲理,只认手中的钢枪!
 
    “混蛋!一群废物!养你们有何用!”
 
    看到那几个想要冲进来的卫兵被特种兵们三下两下就缴了械,秦牧风顿时快要气疯了!
 
    此时的他除了大喊大叫,也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秦牧风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个在宁海被他鄙视甚至想要用钱收买换他离开悦然的男人,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能量!只不过一个人而已,就能散发出如此恐怖的气势,轻轻松松就震慑住全场名流!
 
    苏锐转过脸来,看着激动不已的秦牧风,脸上的冷芒一闪而逝。
 
    “秦牧风,我看在你是悦然三叔的份上,今天就放过你,如果再有下次,敢利用悦然的婚事来做文章,我一定不饶你。”
 
    苏锐可没有什么女婿进门怕叔伯的想法,在他的心里,秦牧风根本就不配当秦悦然的三叔,哪家的三叔会为了自己的前程,把自己的侄女逼到这个份上?
 
    我一定不饶你!
 
    恐怕,普天之下,也没有女婿敢这样威胁三叔的!
 
    秦牧风听着苏锐充满威胁和警告的话语,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被比自己小了二十多岁的男人这样讽刺,他的脸上自然挂不住,他想反击,可是却根本做不到!
 
    秦牧风真的看出了苏锐眼中的杀意,那意味如此明显,如此盎然!
 
    他担心自己如果强行阻拦,这个疯子会把自己变成和季邦行一样的下场!
 
    看着秦牧风愣在当场不知该如何是好,苏锐才点了点头:“这样便好,如果你今天不再讲话,那么你之前的所作所为我可以当成看不见,倘若我听到你再出声的话,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也说不准了!”
 
    苏锐是要带秦悦然离开,但是,他在走之前,必须要让这里的所有人都服气!让所有人都被震慑住!让所有人从今以后再也不敢提那个该死的“旺夫命”!
 
    “可是这里终究是秦家……”面对如此的强势压迫,秦牧风的口气开始软了下来!他的语气已经明显带着商量的口吻了!
 
    但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秦牧风却忘记了苏锐之前所说过的话!
 
    “秦牧风!”
 
    苏锐的声音陡然提高八度,让后者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不只是他,大厅中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如此!因为苏锐的这吼声非常响亮!
 
    “我说过,让你不要再出声,可是,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是不是?”
 
    苏锐本来就没打算放过秦牧风,这种为了自己向上爬可以拿侄女的幸福当成交换的筹码,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泯灭人性了!
 
    他之所以给出那么一个限定条件,只是为了寻找合适的出手理由而已!
 
    “我……我不是有意的……”秦牧风还想解释,可是,他却没有意识到,自己说出的这句话已经代表他服软到了什么程度!
 
    简直就像是犯了错误的小学生在面对老师的责备时,忐忑不安的说——我不是有意的。
 
    此言一出,在场的许多人都开始摇头!
 
    “不是有意的也不行!我说过的话,必须兑现!”
 
    苏锐一声低吼,一把抓住身旁的木椅,手腕一抖,整个椅子被迅猛的丢出!朝着秦牧风直射而去!
 
    面对这种速度的攻击,从未练过武术秦牧风根本躲不开,他似乎才刚看到苏锐抬起手来,那把椅子就已经来到了自己的眼前!
 
    秦牧风躲无可躲,被木椅重重的砸在了身上!身体也被砸的失去了重心,朝后猛退了好几步,然后直接撞翻了一张桌子!
 
    天知道苏锐这一下到底使了多大的力气,整个木椅全部成了碎片!秦牧风撞翻了桌子,上面的茶水果盘全部浇到了他的身上!
 
    秦牧风感觉实则痛到了极点!浑身仿佛都要被那个椅子给砸裂了!
 
    他脸上还被浇上一杯茶叶水,凌乱的茶叶淋了一头一脸,实在是狼狈到了极点!
 
    苏锐并没有着急带走秦悦然,而是负手而立,站在那儿,静静的看了秦牧风一分钟!
 
    就这一分钟,他的目光所造成的压抑气场凝而不散!
 
    良久,他终于开口说道:“你还讲不讲话了?”
 
    语气淡然却森寒!
 
    秦牧风疼的龇牙咧嘴,心中已是悲愤欲绝!
 
    “早这样不就行了?”苏锐对于秦牧风并没有任何的同情,对于这样的人,就该一棍子直接打落尘埃,免得从此再生事端!

欢迎转载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 » 面对这种速度的攻击从未练过武术秦牧风根本躲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