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林笑道那咱们就试一试你快一点在城中收集铜

分享到:
李林又将阎柔,阎志兄弟叫来,他们既然来了,也不能让他们几个闲着啊,李林吩咐道“你们两个从今天开始也不要总是睡觉了,给你们找一个好活,你们两个一会写一张宵禁的告示,贴于城中,若是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我让贴的,然后你两兄弟就轮流负责这真晚的巡夜任务,每天晚上的口令,都是我在傍晚给你俩说,你们在传与城里其他三门。”
 
    阎柔,阎志兄弟俩互相看了看,犹豫的点点头道“诺!”
 
    李林将所有事情吩咐好了以后,又一次走上城头,许亮已经带人开工,李林在城头上一边看着一边大喊着指挥“诶!你再挖深一点,土拍的厚实一点,记住,这土有多厚,你们的命就有多厚,这土有多硬,你们的命就有多硬!快一点,说不定一会敌人就来了!”
 
    李林一边激励的着城下的劳工,一边有条不紊的跟着许亮一起指挥,城头上也有士兵不断的端上来守城的器械,不知不觉中天逐渐黑了下来,城头上竖起一个个火把,李林看了看四周,漆黑以前,上一会跟韩人打,就他们那个智商,根本就不知道夜袭是一个什么意思,但是现在跟公孙度打,弄不好他们称我们不备夜袭城头怎么办,你说现在要是在城头上摆几个探照灯就好了,将城下照的灯火通明,我就不信公孙度他们还能坐着飞机来!
 
    李林一边思索着,忽然感觉一束光线射入严重,十分的刺眼,李林赶紧挡住眼前没好气道“什么玩应,这么刺眼?”
 
    一边一个士兵道“哦,对不起了将军,是我的护心镜反光了,才闪了将军的眼睛!”
 
    李林道“真是的,这不是打断我的思路嘛…………诶,不对,你说你的什么东西?”
 
    士兵小心翼翼的道“是属下从小就放在身上的护心镜,刚才有一些戴的不舒服,所以才拿出来换一下地方。”
 
    李林焦急道“赶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小兵诚惶诚恐,赶紧凑够怀中拿出来一个不大的铜镜,跟拳头差不多大,正好护在心脏处。
 
    李林拿过来仔细观察了半天,小兵苦着脸道“这就是一个普通的铜镜,不值几个钱,要是将军喜欢,就送给将军了!”
 
    李林没有理他,拿过来铜镜,在火把前照了照,又换了几个角度,李林看了看城下,下了出来,“哈哈!有了,我怎么忘了这件事啊,反射原理啊!”
 
    一边小兵一看李林这阴晴不定的脸,十分害怕,谁知道自己是不是触了将军的眉头,李林过来狠狠的一拍小兵的肩膀笑道“哈哈,你小子走运,算是立功了,一会下去领赏!”
 
    小兵十分奇怪,但是也是犹豫的点点头道“是,是,多谢将军了。”
 
    李林道“快,将太史慈叫来!”
 
    小兵称是,赶紧下了城头,还是不是的回头看看正在举着自己的一个普普通通的铜镜傻笑的李林,心里疑惑‘难道自己的铜镜真的是一个宝贝,不然将军怎么这么喜欢它,但这这个真的是我娘之话了十钱买回来的啊?’
 
    不一会太史慈跑上城头,李林还在那里举着铜镜,变换这姿势傻笑着,太史慈也是十分奇怪,走进李林道“元杰,你找我?”
 
    李林笑了笑,拉过来太史慈道“来,子义你快看。”说着李林将铜镜放在了火把下,调换了几个角度,铜镜反射了遗书光线到了城下,城头下面出现了一个小亮点。
 
    太史慈看了看李林兴奋飞样子,更加奇怪,今天听许亮说,李林又给了他一些奇怪的图纸,叫什么壕沟,堑壕的,要许亮带着大批的人去挖坑,现在又看见李林拿着一个破铜镜,在哪里玩小孩子玩的把戏,莫不是李林得了失心疯?
 
    太史慈疑惑的问道“元杰,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李林笑着说道“子义你看,我这么一个小小的铜镜,反光,就能照亮一个地方啊!”
 
    太史慈点点头道“是啊,小的时候我们总这么玩啊?这有怎么了?”
 
    李林一拍太史慈的肩膀,难掩内心的激动道“那咱们如果拿出来几个大的铜镜,立在城头之上,那是不是可以将城头之下照亮一大片啊!”
 
    太史慈闻声已经,迟疑道“这…………现在还没有人试过啊…………”
 
    李林笑道“那咱们就试一试,你快一点在城中收集铜镜,要打的,实在不行找工匠先做也行,也快越好,要在公孙度大军来之前做好,我必须要在晚上看清城下的所有事物!”
 
    太史慈虽然将信将疑,但是军令不可违,立即拱手道“诺!”然后立即下了城头。
 
    一旁的士兵赶紧过来道“将军何事?”
 
    李林道“给我抱来一些被子,褥子的,我要在城头上歇息一下。”李林就是有这个习惯,在带方也是,每晚都是夜宿城头,要时刻注意着城上的情况,当然什么洗脸刷牙的几乎就免了,想起来就随意对付一下,李林练兵的时候也依旧是这样。
 
    士兵赶紧道了一声“将军稍等。”就赶紧跑了。
 
    没过一阵,李林就觉得自己眼皮抬不起来了,看自己被子还没有送来,靠着柱子坐了下来,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没过一会,一双手将一套被子盖在了李林身上,李林梦中惊醒,一下子抓住了那人的手腕“谁?”李林瞪着眼睛下意识的问道。
 
    “公子是我…………”李林听声音很是熟悉,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果然,是方方。
 
    李林疑惑道“你不在家好好看家,到这来做什么?”
 
    方方道“家中一切安好,夫人担心公子辛苦,所以让我给公子送来被褥,还有玉儿姑娘亲手做的糕点。”说着方方还踢了踢手里的盒子。
 
    李林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一些饿了。”还没说完就把盒子抢了过来,打开,拿出俩个糕点塞进了嘴里。
 
    李林一边大嚼一边含含糊糊的说着“呵呵,玉儿的手艺有进步啊!”
 

欢迎转载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 » 李林笑道那咱们就试一试你快一点在城中收集铜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