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为了保证空气流通

分享到:
 
  站在中间位置,原本提着药箱的人,一脸莫名的转头望着四面,张口道:“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打了我一下,然后我就松手了。”
  这话一出,另外俩人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
  显然,在他们看来。
  这个理由并不成立。
  况且,三人同时转头扫望,却发现这阴暗的小镇街道上,连个鬼影都没有,那里会有什么东西会去打他?
  “算了,赶紧回去拿药,时间不多了。”
  说话间,三人转身离开。
  而另一边。
  阴暗而狭小的巷子里,杜仲的身影宛如暗夜幽灵一般,飞速的移动着。
  每移动一段距离,就立刻停止下来。
  “第二个……”
  又见到三名正在给村民发药的人,杜仲双眼一眯,身形掠动而出。
  “唰!”
  在飞身而出的同时,杜仲眼眸一扫,立刻发现在三人身前,正好是一个下水道口。
  当即,右手一挥。
  一道能量剑气破体而出。
  “咔嚓!”
  在能量剑气的突袭下,被其中一人提在手中的药箱底部,就仿佛承受不住药品的重量一般,突然就裂开了一道大口子。
  “哗啦……”
  药丸,如水流一般,从裂口中坠落而下。
  短短数秒内,就全部掉进了下水道里。
  ……
  确定药品全部掉入下水道,躲避在暗处的杜仲,立刻转身,奔向下一个地方。
  “第三个!”
  “第四个!”
  ……
  “第十二个!”
  花了十多分钟的时间,杜仲才把整个小镇完完全全的绕了一圈。
  这一圈下来,杜仲一共遇到十二支发放药丸的小队。
  无一例外。
  这些小队所携带的药丸,全都被杜仲洗劫一空。
  当然。
  杜仲不会傻到让人怀疑。
  每一个小队的药品报废,看上去就像是一场意外似的,没有任何一个人见到过杜仲的出现,自然也就没有人去怀疑。
  “妈的,这可是刚拿出来的药丸啊……”
  第十二个小队的三人,望着眼前,被一块从山坡上滚下来的巨石砸碎的药箱,以及那满满一地,已经无法使用的药物,当即就破口大骂了起来。
  “奇了怪了。”
  另外一人丧着脸,四目转头扫望的同时,张口说道:“刚才我才听说,有两个小队的药品都被搞砸了,这是怎么回事?”
  话声一落。
  另外俩人立刻转头巡视。
  观察了良久,却连个鬼影子都没见到。
  “算了,赶紧去仓库去拿药,时间不多了。”
  无奈,连一颗药丸都没发出去的三人,立刻转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仓库?”
 
  类似于气泡饮料般,药丸一入水,水面上就立刻升腾起一连串的气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消失。
  “怎么回事?”
  正准备给村民发药的人,看着掉在臭水沟里的药丸,一脸不解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
  身处仓库中央,望着周围的一切,杜仲脸色一喜。
  在他眼前。
  除了一些日常的军用物资之外,竟然还有着不少枪械,以及炸药!
  虽然只有一箱子。
  但是,这些炸药显然已经足够了。
  二话不说,杜仲扛起炸药,小心翼翼的快速离开仓库。
 
 
第一百七十四章 杜仲到底有没有回国?
  “唰唰……”
  扛着炸药,杜仲速度不减。
  躲开巡逻士兵之后,便是一鼓作气,直接冲到了药品仓库所倚靠的那一片树林里。
  再度回到药品仓库后方。
  杜仲扛着炸药箱,跃上仓库上方的钢架。
  朝里面一看。
  只见,仓库里依旧只有那两个人存在。
  机器上面的药箱,在这三分钟的时间里,已经被装填了不少,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被装满。
  想到这里。
  杜仲一刻也不敢耽误。
  找了一个完全不在俩人视线范围内的死角,徒手将钢架撕开,然后趁机一跃。
  抱着炸药箱。
  在即将落地之前,杜仲立刻运起体内能量,让身体悬浮在半空,而后才一声不响的,缓缓落地。
  “咔嚓……”
  打开炸药箱,杜仲飞速的从中取出一部分炸药,然后身形闪烁,从第四排的药柜开始,不断的安放炸药。
  很快的。
  杜仲就把炸药全部安放完毕。
  虽然四排药柜的面积很大,但杜仲找来的炸药也并不少,安放完毕的时候,几乎每三平米就有一个炸药包。
  因为刻意隐藏的缘故,仓库里面的俩人对这一切,毫无所知。
  一切准备就绪。
  杜仲立刻腾空而起,离开仓库。
  来到仓库正门前的树林里隐藏起来的同时,猛的按下手中的引爆器。
  下一刹!
  “轰隆!!!”
  一个巨大的震天轰鸣声,骤然响起。
  平静的夜里,突然爆起冲天的火光。
  巨大的仓库,霎时变成一片火海。
  “劈里啪啦……”
  伴随着爆炸声的响起,无数的玻璃碎片,自仓库中暴射而出,竟是将得仓库的正门,瞬间砸出无数个窟窿。
  “轰隆……”
  爆炸,一声接一声的持续着。
  在那恐怖的火焰席卷下,整个仓库,哗啦一声彻底的坍塌了下来。
  就连周围的树林,都是被燃成了一片火海。
  碎石飞溅。
  玻璃四射!
  俨然一片地狱的景象。
  在仓库正门前等待取药的人群,在那毁灭般的爆炸下,直接被炸得远远的飞射了出去,其中一部分,更是被暴射而来的石块和玻璃,射得千疮百孔,血流遍地。
  树林中。
  让人刺痛的热风,从脸颊划过。
  杜仲的面色却丝毫不改,冷冷的扫了仓库周围一眼之后,立刻转头看向那唯一一条通往仓库的大路。
  “啪嗒啪嗒……”
  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中,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来了!”
  双眼一眯,杜仲立刻闪身,快速冲到路边的一棵大树之上,借助着那繁茂的枝叶,小心的隐藏起来。
  仓库那边。
  爆炸声,逐渐衰落。
  放眼望去,已然坍塌的仓库,竟是被炸成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其中的所有一切,全都被那火红的烈焰包裹着,燃烧怠尽。
  一分钟后。
  一整队士兵,飞速的冲了过来。
  从杜仲隐藏的大树下,疯狂的朝着已经被移为平地的仓库冲去。
  “唰!”
  当最后一个士兵跑到树下的时候,杜仲双脚挂在树枝上,身体往下坠去的同时,手臂一动,立刻环绕住最后一名士兵的脖子。
  然后,双腿一用力。
  直接把士兵从地面上,拉上树枝。
  “咔嚓!”
  死死环绕着士兵脖子的手臂,猛的一勒。
  那士兵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便是脑袋一偏,没了气息。
  杀掉士兵,杜仲想都不敢想,立刻换上士兵的服装,从大树上一跃而下,快速的朝仓库跑去。
  从一开始,杜仲就注意到。
  医院里的守卫士兵,跟驻扎巡逻的军队士兵,穿的并不是同一种军装。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不敢穿着医院守卫的军装冲出去。
  “来了。”
  刚到仓库,甚至都没站稳脚跟,杜仲就感觉到了有几股强横的气息,正飞速的朝着自己这边靠近。
  来人,正是仇东升跟几名长老。
  察觉几人到来,杜仲急忙压制住自身的气息,伪装成一个普通的士兵,混入到士兵群中。
  “唰唰唰……”
  就在这时,以二长老为首的仇东升等人,暴掠而至。
  望着眼前的一片火海。
  几人的面色,瞬间就变得阴寒无比。
  仓库被炸了?
  药品全毁了?
  就连制作和保存药品的机器,也全都没了?
  这个结果,让二长老感觉到无比的愤怒。
  他辛辛苦苦的计划,从华夏跑到开罗,又从开罗来到纳米比亚,一路上不但遇到的各种阻碍,甚至连开罗的计划都毁了。
  而他唯一的希望,就是纳米比亚的这一次行动。
  已经布局得接近成熟,只要好好的待上一段时间,就能完成的计划,竟然又出现了这种变故。
  他怎么能接受得了?
  “谁干的?”
  怒火中烧,二长老猛的一个转身,体内爆发出恐怖杀气的同时,双目森冷的扫望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那恐怖的杀意,再加上那森冷得让人心声惊骇的目光,竟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瑟瑟发抖起来。
  “二张老。”
  听到二长老爆怒的话声,一直观察着仓库废墟的仇东升,立刻转过头来,张口道:“不会是自己人。”
  “恩?”
  二长老双眼眯成一条缝,转头看向仇东升。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这应该是有人故意在阻挠我们的计划。”
  仇东升皱着眉头,深吸了口气,说道:“我们的人,还不会傻到这么做。另外,仓库才刚刚被炸毁,动手的那个人,应该还没有走远,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凶手!”
  闻言,二长老深深的吸了口气,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愤怒。
  然后身子一动,立刻腾飞起来,四处寻找。
  “你过来!”
  另一边,仇东升伸手指着一名穿着隔离服,受了轻伤的士兵,张口问道:“爆炸发生前,你在不在现场?”
  “在。”
  士兵战战兢兢的点头,说道:“我只负责发药。”
  “很好。”
  仇东升点点头,张口问道:“把刚才所有的情况,都给我说一遍。”
  “我也不知道,仓库突然就爆炸了。”
  士兵连忙摇头,一脸惊慌地回道。
  “仓库爆炸之前呢?”
  仇东升面色一寒,追问道:“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异常情况?”
  士兵想了想,张口道:“有!”
  “说。”
  仇东升冷喝道。
  “刚才,我们十二支小队出去发药的时候,所有人都遇到了奇怪的事,从仓库里取出去的药,还没发就被搞砸了。”
  不敢与仇东升对视,士兵低着头补充道:“但是,全部都意外,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地方,也没有看到其他人。”
  “恩?”
  听到这里,仇东升眉头一紧。
  “啪嗒!”
  这时,二长老从半空中降落下来,张口道:“周围千米内无人。”
  “看来,是有高人出手啊。”
  仇东升抿了抿嘴,把刚才问到的一切,跟二长老汇报了一遍,然后才张口道:“既然周围千米内无人,那就证明,这个人要么是事先计划好了逃跑路线,要么就是还混在人群里。”
  一边说着,仇东升一边转头扫望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马上给我搜!”
  没有丝毫迟疑,仇东升直接张口大喊道:“全体搜查,任何人都不许放过!”
  这话一出,士兵们立刻集结。
  “不好。”
  隐藏在人堆里,杜仲心中暗惊。
  他根本没有想到,仇东升竟然看破了他的计划。
  心惊的同时,那边的排查已经开始了。
  眼看很快就会查到自己这边。
  杜仲脚步一动。
  趁着夜色,慢慢的靠近附近的一棵大树。
  然后,身形一动,立刻冲进树林里,远遁而去。
  因为已经搜查过附近千米范围的缘故,二长老等人并没有把心思放在远处,反而死死的盯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做检查。
  深知这一点,进入树林后,杜仲立刻运起能量。
  刻意的压制着气息,速度飞快冲进小镇。
  而另一边。
  不远处的阴暗角落,正在偷听三人说话的杜仲,双眼一眯,悄然跟了上去。
  “啪嗒啪嗒……”
  黑夜里的脚步声,极为清晰。
  跟随在三人身后,杜仲很快的就来到了一间,位于小镇最后方,看上去极为普通的一间仓库前。
  放眼看去,竟有十个人站在仓库门前的路灯下排队。
  队列旁边,还聚集着二十人。
  “你们的药也搞砸了?”
  看着双手空空来到仓库前的三人,聚在一起的人群里突然传来一句问话声。
  “是啊。”
  回答的同时,一人上前排队,另外俩人一边走向人群,一边张口说道:“真是见了鬼了,才刚领到的药,一颗都还没发出去,就被山上掉下来的石头给砸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们的药箱也出了问题,药丸全部掉进下水道里去了。”
  “我们也是,都掉进臭水沟了。”
  ……
  一群人,纷纷议论起来。
  “十一个人!”
  距离仓库不远处,一颗大树背后,杜仲挑着眉头,目光森冷的盯着正在排队取药的那一群人,嘴巴不自觉的呢喃起来。
  “一共十二个小队,有十一个人在排队,也就是说仓库里面现在只有一个人,在等着接收药品。”
  话声落下,杜仲左右转头张望一眼。
  发现,这座仓库的后面,是一座不高不矮的小山,山上树木繁茂,是一个绝佳的隐蔽场所。
  心念一动。
  杜仲迈开脚步,朝着后方悄然退去。
  没一会儿,就退到了所有人的视线之外。
  “唰!”
  确定四下无人之后,杜仲身形一闪,宛如一阵风一般,直接掠进了旁边的树林里,保持着不引起任何动静的前提下,飞速的朝着仓库所在的房间靠近。
  “到了。”
  稍许,杜仲透过树木的枝叶,隐隐的看到了山下昏黄的灯光。
  那里,就是仓库的正门。
  快速靠上去之后,杜仲又绕了一圈,直接绕到了仓库后面。
  在月光的照耀下。
  杜仲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仓库并没有后门,,仓库的屋顶与墙壁之间,是用钢架衔接起来的。
  看上去,就像是没有安装玻璃的窗子。
  “唰。”
  双脚一曲一弹,杜仲直接飞身而起,冲到屋顶下方的钢架处。
  朝着其中一看。
  “恩?”
  见到仓库中的一切,杜仲浑身猛的一颤。
  只见。
  仓库中亮着三四盏吊灯。
  在那颇显老旧的昏黄灯光下,摆放着整整四排大形药柜,每一个药柜上都有上百个摆放着药丸的格子。
  这些格子全是透明的。
  肉眼可见,所有摆放着药丸的格子里都有着寒气涌动。
  在药柜的正前方,还有着一个台机器。
  此刻,一名身穿隔离服的医生,正站在机器边上,不停的收取被机器加工好的药物,放到药箱里。
  前方,一名同样穿着隔离服的人,正在安静的等待着。
  “这么多?”
  仓库里的一切,着实让杜仲感觉到震惊。
  “他们难道打算让瘟疫在继续扩大,圈养更多的人不成?”
  想到这里,杜仲深深的吸了口气。
  他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因为他知道,任何一个普通人,只要吃下第一粒这种药丸,就很难从他们手中脱离出来。
  再加上纳米比亚军方的介入,要让普通民众吃下这种药丸,根本一点难度都没有。
  如果任由他们这么肆意的搞下去的话。
  恐怕要不了多久,附近的村庄都会全部沦陷。
  甚至会波及到城市。
  “必须毁掉。”
  暗暗捏起拳头的同时,杜仲悄然一动,立刻退回到树林里。
  以他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用能量,把仓库里的所有药品全部毁掉,当然也包括机器在内。
  可是,他不能这么做。
  一旦他出手,二长老等人必然会在第一时间收到消息,然后快速赶来。
  别说二长老。
  就算面对五长老和六长老,杜仲都难有一战之力,更别说是三人一起了。
  一旦杜仲把能量消耗在这些药品上,等二长老等人赶来的时候,杜仲就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他只能选择一个更好的办法。
  “炸药。”
  退到树林中,杜仲立刻就转动大脑,开始沉思起来。
  “既然有政府参与,而且军队人员已经驻扎在这里,那就必然会有军用物资的存在,有炸药的话更好,就算没有也一定会有不少手榴弹。”
  “军用物资,会存放在那里呢?”
  一边思考着,杜仲一边飞速的冲出树林。
  “军队驻扎点!”
  刚一走出树林,杜仲就立刻被远处,一个灯火通明的地方给吸引了。
  那里,是一片空旷的场地。
  场上,有着一间临时搭建的木制仓库。
  仓库周围,还有着几名士兵来回巡逻。
  最为重要的是,在那个木制仓库的每一面墙体上,都有着一个很刺眼的危险品标志。
  显然,那里就是军用物资的所在。
  望着仓库,杜仲轻轻抿了抿嘴,而后身形一动,瞬间暴掠而出。
  下一刹,便是来到了仓库所在的广场边缘。
  躲藏在暗处。
  仔细的观察着巡逻士兵。
  一动不动的,待了三分钟后。
  “就是现在。”
  心念一动,杜仲的身形顿时就高高的腾飞起来,如同一阵风一般,带着呼啸声,直接就飞到了仓库的屋顶上。
  周围巡逻的士兵,竟是全然不觉。
  “滋滋……”
  仓库顶山,杜仲运起体内能量,在指尖吞吐出一道锋利无比的剑气。
  剑气,直接穿透屋顶的木材。
  随着杜仲手臂的摆动,飞速的切割出一个直径达到一米的圆型口子,利用能量将切割下来的木头紧紧吸附住的同时,杜仲纵声一跃,直接跳进仓库里。
  “恩?”

欢迎转载gt彩票平台官网-gt彩票平台登入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gt彩票平台官网-gt彩票平台登入 » 但是为了保证空气流通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