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后无比戏谑的扫望着剩余的众人

分享到:
 
  医院内部巡视完毕,军人单独迈步走向大门。
  “唰。”
  就在这名军人踏出医院大门的瞬间,杜仲动手。
  一记掌刀,毫不留情的斩落。
  直接把人劈晕。
  然后飞速的拖着军人的身子,转移到医院后面,将衣服对换之后,立刻迈步走进医院,装作巡视的模样,在医院外围走了一圈之后,杜仲立刻迈开脚步,一路巡视着朝医院的食堂走去。
  很快的,杜仲就来到了食堂门口。
  此刻,食堂门口并没有守卫的存在。
  杜仲就地一站。
  直接充当起了食堂的守卫。
  然后精神力一动。
  “咻!”
  浩瀚的精神力,飞速的铺散到食堂的每一个角落。
  在精神力的覆盖下,杜仲清楚的感觉到了仇东升等人所在的位置。
  此刻,几人正一边吃饭,一边谈聊着。
  “可真够小心的,飞机上不谈,到了这个地方才张口!”
  杜仲暗暗冷哼。
  食堂内,二张老的话声也在同时传了出来。
  “那些从华夏过来的医疗队人员在哪儿?”
  饭桌上,二长老看着那名华夏中年人,张口问道。
  “那些人?”
  中年人笑笑张口道:“放心吧,在各位来到之前,他们就已经被囚禁起来了。”
  “恩。”
  二长老满意的点点头,张口道:“吃完饭,带我们去看看。”
  “好。”
  中年人点点头,张口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还有利用价值。”
  “这次,纳米比亚出现疟疾瘟疫的事情还没通过新闻传播出去,但是很多国家已经得到了和方面的消息,其中就包括华夏,不过在得知消息的所有国家中,我国是最快派出医疗队的国家。”
  “因此,我认为这边出现疟疾瘟疫的消息很快就会传遍世界,而且到时候必然会有记者来采访,我们正好需要这些华夏医疗队的人,帮我们去应付记者。”
  “另外,在没有记者采访的其余时间,你们完全可以假扮医疗队的成员。”
  说到这里,中年人才停了下来。
  “恩。”
  仇东升等人对视一眼,纷纷点头。
  “只是……”
  中年人又摇了摇偷,补充道:“就怕医疗队的人,不愿意跟我们合作啊。”
  “这点,你不用担心。”
  二长老冷冷一笑,张口道:“我们有我们的办法,不合作,杀了便是!”
  ……
  门外。
  杜仲听得心绪起伏。
  他根本没有想到,华夏医疗队竟然也参与到了其中,而且现在还被人给囚禁起来了。
  按照二张老说的话来看,这些人恐怕有难了。
  除此之外。
  杜仲也清楚的了解到,这次的的确确是瘟疫爆发了,而且还是疟疾瘟疫。
  并且,这瘟疫和仇东升等人,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瘟疫是他们必须完成的一步计划。”
  “瘟疫一旦散开,死的人怕是会不计其数。”
  “间接的杀害这么多人,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直到现在,杜仲依旧不知道他们的具体的计划和阴谋到底是什么。
  很快的。
  晚饭结束。
  几人走出食堂的同时,杜仲也顺利的成为了跟在几人身后,保护几人安危的军人中的一员。
  在那名华夏中年人的带领下。
  一行人很快的就来到了医院拐角处,一个看似办公室,却被打上了宛如牢狱一般铁窗的房间。
  房间里,一共有十二人存在。
  领头的,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
  “你们是谁?”
  “放我们出去。”
  “我们是来帮忙,是来援助的,你们
 
  “当然是的。”
  “得找个人,好好观察一下。”
  在小镇上绕了一圈,杜仲在一道漆黑的小巷里停了下来,然后把头伸出去左右看了一眼,发现街道上并没有军人和检查员的存在。
  当即就闪身而出。
  “唰。”
  在回来的时候,手中拉着一个双眼无神的中年男子。
  男子似乎连对杜仲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无论杜仲怎么作,都不反抗,一切任由杜仲摆布。
  “啪。”
  把人往黑暗中的墙角一放,杜仲把手伸到对方眼前,左右摇摆了几下之后,轻轻的打了个响指。
  随着响指声传开,男子双眼一闭,就睡了过去。
  见状,杜仲立刻抓起男子的手,为其把脉。
  “恩?”
  这一把脉,杜仲的脸色就微微一变。
  按照接待仇东升他们的那个华夏中年人所说,这次爆发的瘟疫,应该是疟疾才对,可是杜仲把脉的时候,却发现此人身上的病情,的确很像疟疾,但是在某些地方,又完全不像。
  甚至,还有点比疟疾更厉害的意思。
  这让杜仲大为震惊。
  “功德眼·开!”
  心念一动。
  杜仲立刻开启功德眼,顿时就发现病人虽然看上去无精打采,半死不活的,但是病人全身的精气却都被调动了起来。
  也就是说,病人的内象跟表象,是完全相反的。
  “怎么会?”
  这种情况,杜仲也很是诧异。
  一般而言,精气被调动起来的人,看上去应该是精神熠熠很有活力的样子,怎么可能会成这副模样?
  疑惑中。
  杜仲立刻住病人的手。
  上古医术!
  在能量咒语和能量的配合下,杜仲尝试着使用上古医术来救治病人。
  结果,却发现只能压制住病人体内的疫情。
  根本就没办法治好。
  “太奇怪了……”
  这个结果,让杜仲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无比凝重了起来。
  一个治不好,会不会代表所有人都治不好?
  正当杜仲思绪混乱,不知道该从那里下手的时候,一阵脚步声突然传到了耳中。
  “啪嗒啪嗒……”
  躲藏在暗处,杜仲朝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
  月色蒙胧下,一穿着透明隔离服的人,正一边走一边给街道两边的病人发着药品。
  每人一粒。
  刚接到手里,就立刻吞下。
  很快的,一队人就远远的走开了。
  等发药的人全部离开之后,杜仲立刻上前,抓来一个刚吃完药品的中年人,按照之前的方法,立刻开始催眠。
  没一会儿。
  病人就被杜仲给催眠了。
  把脉,观察。
  把一切步骤,重新来了一遍。
  查完之后,杜仲发现,刚才那一队人发放的药品,竟然可以让已经调动起来的,人体内的精气和精血,凝结起来!
  一时间。
  杜仲突然想到了那个有着一千多具流血而死的干尸的地下宫殿。
  那里,他们也是在杀人收血。
  “难道,他们是想要通过疟疾来浮动人的精气和经血,然后通过那种药物,将人体内的精气和精血凝结起来,然后再从人体里,把凝结的精气和精血抽离出来?”
  “所以,才造就了这些人不死不活的样子?”
  想到这里,杜仲头微微一怔。
  就连他自己,也被自己的这种想法给吓了一大跳。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这个阴谋就太可怕了。
  这完全就是把人圈养起来,不断索取的做法啊。
  想到这里。
  杜仲眼皮一跳。
  “不行,必须搞清楚!”
  心念一转。
  杜仲身形一动,立刻返回医院。
  来到医院。
  杜仲转目一看,赫然发现仇东升房间的灯光亮着。
  当即,就立刻潜了上去。
  仔细的朝着房间里一看。
  杜仲脸色一变。
  哭笑不得!
  只见,包括二长老在内的几名长老和仇东升,全部聚集在房间里,而一个穿着黑袍的家伙,正通过电脑,给他们传授着什么东西的口诀和演示功法。
  “这他妈还玩上远程教学了,也太与时俱进了吧?”
  杜仲暗暗吐槽道。
  “都记住没有?”
  少许,电脑上的黑袍人停下动作。
  “记住了。”
  仇东升立刻点头答应。
  其他几名长老也附和着点起头来。
  “很好。”
  电脑屏幕上,黑袍人满意的点点头,张口道:“这就是提炼精血的方法和口诀,使用这个方法,你们明天抽血的时候,抽出来的就会全部都是精血。”
  ……
  “什么?”
  房外,听到电脑里传来的话声,杜仲脸色唰的一变,极为骇然。
  双手更是忍不住的一捏。
  “咔嚓!”
  一声骨节摩擦的脆响声,骤然传开。
  杜仲一时间,竟是没控制住,用力过大。
  “谁?”
  就在摩擦声响传开的同时,房间内的二长老,噌的一下站起身来,出声冷喝。
  杜仲心神一紧。
  身体立刻腾空飞起,直接掠冲到医院楼梯上,立刻远遁逃离。
  “啪!”
  开门声响起。
  就在杜仲掠上楼顶的时候,二长老直接从房间里面冲了出来,脸色阴沉的转目四望。
  可望了半天,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另一边。
  杜仲早已逃到了小镇外的一个小树林里。
  “呼呼……”
  急促的喘息声传开。
  杜仲没有想到。
  他之前的猜测竟然是真的,这群人的目的,竟然真的是要抽取人体的精气和精血。
  这让他很难接受。
  精气,代表什么?
  代表着一个人的活力。
  精气被抽走,虽然不至于会死亡,但也就一辈子都活络不起来了。
  精血,代表什么?
  代表一个人的一生。
  精血被抽走之人,一辈子都将永远在噩运中度过,一辈子的疾病缠身,比死亡更加可怕。
  想到这里。
  杜仲心中突然生出一股不忍的心绪。
  “不行。”
  深深的吸了口气,杜仲暗暗呢喃道:“这件事,我不能告诉纳米比亚政府。”
  从这些军人的行动来看。
  纳米比亚政府,显然应该是知道仇东升他们这种行为的。
  告诉了政府又能怎么样?
  在政府默认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屁用,甚至还会把杜仲自己的行踪给暴露出去。
  这对谁都不好。
  “看来,只能靠自己了啊……”
  牙关一咬,杜仲紧紧的捏起拳头。
  眼眸中,迸发出一道精芒。
  “明天,他们就要开始抽精血了。”
  “没多少时间了,必须尽快想办法阻止!”
  呢喃间,杜仲猛的一抬头。
  四下看了看小镇里的情况。
  确定二长老等人并没有追出来,小镇上也没有任何异样之后,才身形一闪,再度返回小镇。
  “啪嗒啪嗒……”
  躲避在黑暗的角落。
  杜仲双眼微眯着,宛如待猎的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正走在街道上,分发药物的小队。
  “三个人一队。”
  “刚才,遇到的那个队伍,跟现在这三个人,显然不是一伙人。”
  “也就是说,发药物的小队,并不是只有一只!”
  呢喃间,杜仲身子微微一动。
  摆出一副出击的姿势,面向正朝着自己这边走来的药物小队。
  此刻,这支小队的三个人,正提着药箱走在街道上,其中一人负责拉人,一人负责发药,另外一人负责盯着病人把药吃掉。
  肉眼可见。
  那个药箱子里,还装着满满一箱子的药丸。
  “就从这里开始吧!”
  杜仲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动了……
 
 
第一百七十三章 毁药!
  “唰!”
  一阵突如其来的破风声响,在黑夜冷风的掩饰下,并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然而,随着风声起提着药丸,正在给村民发药的三人,仿佛是遭遇到了什么意外的事情一般,突然一愣。
  “啪!”
  愣神间,一个清脆的落地声响起。
  只见,被发药之人提在手中的药箱,徒然自其手中滑落,坠落在地上的同时,药箱就像是劣质品一般,直接就碎裂了开来。
  药丸,从药箱里滚动出来,全部落入旁边的臭水沟里。为什么要关押我们?”
  “我们抗议!”
  当仇东升几人走进房间的时候,以白发老头为守的医疗队,立刻就起身抗议起来,声音喊得非常的大。
  “哼,省省吧!”
  望着医疗队的成员,五长老面色阴冷的走上去,张口道:“既然来到了这里,就得认命!”
  说到这里,五长老冷冷一笑,继续补充道:“都给我听好了,你们打着援助救济的名头过来,我也不想为难你们,这里的确爆发了瘟疫,而且是疟疾,你们现在出去,很快就会被感染致死,不想死的,就好好跟我们合作,有记者采访了,都给我装点人样出来,没有记者的时候,一个个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待着,等事情过去,我们自然会放你们离开,要有人不识好歹,那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我呸!”
  就在五长老的话声落下的同时,华夏医疗队带头的白发老者,突然就张口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一脸不惧的张口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外面的确是有疟疾瘟疫爆发,但是我们来这里,就是代表国家,代表人民过来帮助纳米比亚的,你们凭什么囚禁我们,我们是来治病救人的,你们有什么资格这么对我们?”
  闻言,五长老面色一沉。
  目光森冷的盯着白发老者,言语冰寒的张口道:“别跟我谈什么资格不资格,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是合作还是不合作?”
  “不!”
  白发老者立刻张口呵斥道:“我们是来救人的,知道这里爆发了瘟疫,我们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大不了……”
  话还没说话。
  站在其身前的五长老,突然就狰狞的笑了起来。
  狞笑间,右手猛的一伸,一把掐出白发老者的脖子。
  “你,你,不得好……死!”
  被五长老掐着脖子,硬生生的举到半空,白发老者挣扎着,话才刚刚说完。
  “咔嚓!”
  一声脆响。
  在五长老那恐怖的力道下,白发老者的颈骨,瞬间被捏得粉碎。
  “呃……”
  嘴巴一张,胸口急促的起伏了没几下,白发老头的嘴角便是有着一股鲜血涌流而出,然后脑袋一歪,没气了。
  见状。
  守在门口的杜仲,仿佛心脏被狠狠的抨击到了一般,双眼猛的一鼓。
  心中,一股暴怒的火气,飞速的升腾起来。
  不说别的。
  就说这个白发老者,那一身的刚毅之气,就值得杜仲去敬佩。
  面对敌人,丝毫不惧!
  把生死置之度外,只为代表国家和人民出一份绵薄之力,来救人。
  这种正直之人。
  五长老,竟然说杀就杀了。
  这让杜仲感觉到无比的愤怒。
  “嘶……”
  暴怒间,杜仲深深的吸了口气,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怒火。
  现在,并不是出手的时机。
  一旦找到机会。
  他会按照白发老者临死的遗言去做。
  让五长老,不得好死!
  “砰!”
  杀掉白发老者,五长老随手把尸体往地上一仍,,张口问道:“还有谁不愿意跟我们合作?”
 
 
第一百七十二章 抽人精气和精血!
  这种情况,哪里还有人敢反抗?
  说杀就杀。
  一个活生生的人,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说没就没了。
  医疗队的人都被吓傻了。
  一个个惊慌失措的不断后退,甚至都不敢跟五长老有目光上的接触。
  “还有谁?”
  五长老冷声一喝。
  “没,没有……”
  众人颤颤巍巍的摇头张口。
  “很好。”
  五长老满意的笑了笑,旋即伸手指着地上白发老者的尸体,张口道:“要是记者来了,你们可以说这个人是心脏病发作死了,也可以说是感染瘟疫死了,说不定这个消息传回国内,他还能成为国际英雄,被人铭记。”
  说罢,哈哈大笑一声,在二长老的带领下,转身离开。
  离开囚禁室之后。
  仇东升几人,在中年华夏人的带领下,各自找房间休息去了。
  而杜仲却依旧停留在医院里。
  继续装作巡逻守卫。
  他没有去救医疗队的其他人。
  因为他知道,他根本救不出去。
  这个地方戒备森严,救人的时候,必然会被察觉到,一旦被察觉,二长老等人毫无疑问的会立刻出手。
  别说是二长老了。
  就算只面对一个五长老或者六长老,杜仲都会感觉到吃力。
  更何况几人都在。
  一旦救人失败,他甚至会把小命给搭进去。
  这是对自己的不负责,同时也是对医疗队的不负责。
  “这一件件事情发生的都太突然了。”
  “这事只能从长计议。”
  “而且,必须先弄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才行。”
  心中暗想着。
  思考了良久,等天色已经完全黑暗下来之后,杜仲才装作巡逻的模样,在医院里转了一圈,然后走到医院外面。
  身形一闪,立刻就消失在了医院大门口。
  “唰唰……”
  黑暗的巷道里。
  杜仲身形飞掠。
  很快的,就把整个小镇都给绕了一圈。
  这一圈下来,杜仲赫然发现,小镇上几乎所有的人,都感染了瘟疫,全都是一副半死不活,无精打采的样子。
  其中,一部分人满身是汗。
  而另外一部分人,却又不停的打着寒战。
  一路上,杜仲甚至看到,有人在街道上抽搐昏迷。
  看上去,极为骇人。

欢迎转载gt彩票平台官网-gt彩票平台登入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gt彩票平台官网-gt彩票平台登入 » 旋后无比戏谑的扫望着剩余的众人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