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你说那个时候在婚礼上子弹打死的是我你不

分享到:
他微微笑着,等她驱动车子之后,他还故意的将自己的身体倒在她的肩上,“回家喽。”
 
    孙小乔没推开他,他想就此依靠,她想成为他的依靠,就是这样。
 
    他说,“以后都定居在这里吧,公司里的股份已经全部转到你的名下,我没什么能留给你的,在国内想要干掉我的人太多,我怕你收到牵连。”
 
    孙小乔故意的问他,“你给我留的钱够多吗?我想周游世界,够吗?”
 
    崔闫玺无奈的笑着,“当然够了,不然我怎么放心离开啊。”
 
    到家的时候,他的鼻血止住了,很庆幸,这一次出血不多,也没有靠药物止血,她帮他解开安全带,帮他把脸上的血迹擦干净,“下车吧。”
 
    崔闫玺无奈的保持微笑,她总是这样清冷的对待他,他却还是能感觉到她是爱他他的,她只是比他更害怕失去。
 
    她不知道,她越是佯装坚强,他就越放心不下。
 
    家里她帮他去倒水,他跟在她的身后,从背后抱紧了她,下巴磕在她的肩上,哀声感慨,“好想能一直这样抱着你。”
 
    孙小乔动了动身子,想要挣扎开来,“别这样,很晚了,早点去睡吧。”
 
    崔闫玺耍赖的不肯松手,“我想睁开眼就能看到你,一起睡,好吗?”
 
    “不好。”孙小乔想都没想的拒绝,不是她不想,是她不敢,怕自己即使在梦里都会哭,怕第二天醒来的,只有她一个人。
 
    崔闫玺失落的耷拉着脑袋,她转身让他喝水,他摇头,“不喝。”
 
    孙小乔像是照顾孩子似的在杯子里放了根吸管,耐心对他,“喝两口就行。”
 
    崔闫玺还是摇头,没精打采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衣服没换,澡没洗,被子不盖,就那样绝望的趴在床上,能睡着就睡,睡不着就睁眼等到天亮。
 
    孙小乔始终不放心他,等看到他那样一副样子的时候,真的非常生气,他只希望她能照顾好自己,却没有先把自己照顾好。
 
    她走进去,先是从衣柜里拿出睡衣扔到床上,又不容置喙的命令他,“换了衣服再睡。”
 
    崔闫玺被她用力的从床上拽坐起来,看着生气的她,也和她拗了起来,“你不是不管我吗?”
 
    孙小乔一点儿都不想和他闹,这都快十二点了,一整天的工作让她累的有个地方就能睡,她不和他啰嗦,直接去帮他脱衣服。
 
    两个人就像是执拗的孩子,他任由她给他脱衣服,不反抗也不配合,直到等她‘咔哒’一声打开他的腰带时,他才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他的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越身动作,就她扑倒在床,不给她丝毫抗拒的机会。
 
    他吻着她,热烈而心伤,他说,“原谅我自私的留你在我身边,想要你陪我走到最后,对不起。”
 
    她说,“你知道吗?你脑袋的那颗子弹,只因为我,也就是说,我是你致命的伤,在你的生命中,罪该万死的人,是我。”
 
    之前他的母亲告诉过他,是孙小乔害的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孙小乔的父亲杀了他的父亲,他半信半疑,但其实也是真的相信。
 
    他凝着她,“那有怎样,我愿意为你而死,我死而无憾。”
 
    “崔闫玺……”她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现在的他,傻透了。
 
    他对她笑,轻抚她的脸颊,“即使没有这颗子弹的存在,我也会死,我作恶多端,总要受到该有的惩罚。”
 
    孙小乔摇头,“不是那样的,你虽然是坐在那个位置上,但你没做过坏事,你一直都在努力的把每一个涉黑企业洗白,你没做错什么。”
 
    “傻瓜。”他能洗白黑企,那就表示他已经得罪了很多人,或许他是没做犯法的事,但想干掉他的人,却是越来越多。
 
    “在我爸逼我嫁给你的事情,他就告诉过我,你的很多事情,他让我相信你。”
 
    听她这么一说,又多明白了一件事情,“这么说,你从嫁给我的时候,就不是心甘情愿的啊。”
 
    ……
 
 第272章 幸福的小孩
 
    “对啊,非常不愿意,看还是嫁了,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愿意嫁给你,还在那段婚姻里忍了你那么久。”
 
    崔闫玺无可奈何的说她,“是啊,当时你要是能固执的不嫁就好了,你一定会比现在幸福。”
 
    想到从前,孙小乔不禁叹气,哭笑不得,“那你就错了,我当初要是不嫁给你啊,说不定已经被你一枪毙了,那还有什么幸福啊。”
 
    崔闫玺不太相信,“真的假的?原来那个时候,我就那么爱你了。”
 
    “鬼话啊,你娶我,从来就不是因为爱,不过,你说,那个时候在婚礼上,如果你不救我,那颗子弹打死的是我,你不是应该得到的报复的快感,而你为什么还傻不拉几的救我了呢。”
 
    或许现在他还有记忆的话,他也不明白是为什么,但没有那段记忆的他却一下就能明白,除了爱,还能有什么理由能让他对她义无反顾。
 
    他笑着和她说,“因为我爱你啊。”
 
    孙小乔不禁嗤笑一声,“反正你现在失忆了,你想怎么说对不觉得厚脸皮。”要是他还能记得那三年他对她的冷漠,说我爱你三个字的时候,估计他都会心虚吧。
 
    “我对你是有多坏啊?”
 
    孙小乔敞开双臂,画了大大的一个圈,“这么多,还要多。”
 
    心里对她的愧疚更多了很多,他曾经对她的伤害,才是她一直都不肯原谅他的原因吧。
 
    “恨我吗?”他问她。
 
    孙小乔不否认的点头,“恨过,也爱过。”
 
    恨过,也爱过。
 
    所以,不恨了,也不爱了。
 
    他想要她,她不同意,他也没在强求,她离开他房间之前告诉他,“我怀孕了。”
 
    躺在床上的崔闫玺如同被炸弹炸到一样,蹭的一下从床上冲到了门口,“你说什么?”
 
    孙小乔重复一遍,“我怀孕了。”
 
    以为他会很开心会兴奋,然而,他去突然愤怒,像是碰到了他最不容许别人触动的痛点,“打掉。”
 
    他是疯了吧。
 
    孙小乔难以置信的拧眉看着他,他真的是清醒的吗?知不知道他现在在说什么?
 
    他将她禁锢在门口,再次威慑,“你听到没有,我让你打掉。”
 
    孙小乔本来是不想和他计较的,全当他是为了气她,可他这样,她真的很无力,“崔闫玺,我不想和你闹,我告诉你,是想让你知道,你快要做爸爸了,希望你坚持下去配合治疗,如果你像现在这样,那你就当我没怀孕吧。”
 
    孙小乔想走,崔闫玺不肯,“孙小乔你傻吗?你明知道我的生命没剩下多少,你要一个人抚养这个孩子吗?你想没想过以后的路会走的多艰难,你听好了,我不允许,不允许你生下这个孩子,你听到没有。”
 

欢迎转载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 » 不过你说那个时候在婚礼上子弹打死的是我你不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