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有空出手来帮她解安全带他深情的眼眸不舍

分享到:
 即使她都这么说了,他还是冷漠回答,“不行,今天的事今天做,明天有明天的事要做。”
 
    孙小乔怒瞪着他,“我就是不干了,再这样继续下去,我会被你折腾死的。”
 
    她气冲冲的拿着包离开,对他的强留置之不理。
 
    崔闫玺远远的看着她,没有办法。
 
    孙小乔等车的时候等来了开车的崔闫玺,他放下车窗,对她说,“上车。”
 
    反正是住在一起的,他让上车,她没理由拒绝。
 
    上车后连安全带也没有系,还是崔闫玺倾身过来亲自帮她系上的,从后排座拿了条毯子盖在她的身上,一切就绪,车子发动之后,他语气平平的说了句,“等我死了,你要学会照顾自己。”
 
    本来是准备放空大脑只顾睡觉休息的孙小乔在听到他这句话之后,就再也睡不着。
 
    她赌气的说,“你放心吧,没有你,我一定会让自己过得很好。”
 
    开车的崔闫玺嘴角微微上翘一下,忧伤,苦涩,千言万语抵不过一句,她会过得很好。
 
    他问她,“你喜欢这个城市吗?”
 
    孙小乔依旧赌气,“没有你在的话,会更喜欢的。”
 
    他扭头看了她一眼,大手在她发心溺爱的摸了摸,“你真坏。”
 
    孙小乔扭头看着他,本来是想嫌弃的拿开他的后,看到的却是他鼻孔里留出的红色血液,神情顿时紧张,开始慌乱的找纸巾,“你出血了,怎么办?”
 
    经她这么一提醒,崔闫玺才感觉到鼻腔里有热流往外涌,他顺手抽了张纸巾擦了一下,嘴角还保持着微笑,“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怎么可能没事,今天上午在他办公室的纸篓里,她也发现了有沾血的纸巾,他还傻子似的对她笑着说没事。
 
    “停车!”孙小乔心痛无比,她冷声命令他。
 
    崔闫玺以为她生气了想要下车不理他,就没同意,“马上就到家了,不闹了好吗?”
 
    孙小乔猩红着双眸直瞪着他,对他嘶吼,“崔闫玺,我让你停车。”
 
    他不想看她流泪,不想惹她生气,如果她真的无法面对这样的他,他也不想勉强,终究是他太自私了,不该用威胁的方法留她在自己身边。
 
    他将轿车靠边停下,鼻血还在流,因此,他没有空出手来帮她解安全带,他深情的眼眸不舍的看着她,她没有迫不及待的下车,而是用微凉的指腹按捏着他的鼻梁帮他止血。
 
    她哑着嗓音担忧的问他,“有没有感觉好一点儿?你手拿开,别一直这样擦,根本就起不到止血的作用。”
 
    说着,她一只手从包里拿出一张类似退烧贴的东西,她对他说,“你自己按捏着这里。”
 
    崔闫玺像个听话的孩子,代替她的手帮自己按捏着鼻梁,看着她快速的拆开那个退热贴,贴在了他的额头上,凉凉的,但很舒服。
 
    她说,“是医生告诉我的,这样止血会快一点儿,我在你办公桌右手边的第二排抽屉里放了一盒,以后要是再出血的时候,你就像现在这样子做就可以。”
 
    崔闫玺一瞬不瞬的凝着她,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
 
    孙小乔拧眉,“你看我干什么,我说的你听到了吗?”
 
    崔闫玺没有回答,而是要求,“你带我回家呗。”他现在这样子的确是没法继续开车。
 
    孙小乔看着他,就算是他不说,她也不可能让他来开车,两人互换位置之后,孙小乔对坐在副驾驶的崔闫玺说,“安全带。”
 
    崔闫玺赖皮的要求,“你坐这里的时候都是我帮你系的,现在换你帮我系。”
 
    “……”就算表面上很不愿意,还是倾身过去拉过安全带帮他细心的系上。
 
    她靠近他的时候,他偷袭的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孙小乔嫌弃的用手心擦脸,“你别蹭我脸上血。”
 

欢迎转载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 » 他没有空出手来帮她解安全带他深情的眼眸不舍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