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往往只要听到一个人的脚步声,就能听

分享到:

现自己的顾忌越来越多,无论对什么事,都已不如以前那么有把握。

甚至在床上,拥着他最爱的女人时,他也都已不像以前那样能控制自如,最近这几次,他已怀疑自己是否能真的令对方满足。这是不是象征着他已渐渐老了?

一个人只有在自己心里有了衰老的感觉时,才会真的衰老。五年……也许只要三年……

三年前无论谁敢拒绝他的要求,都绝对休想从他面前站着走开!

但就算他愿以所有的财富和权势去交换,也换不回这三年岁月来了。

剩下的还有多少个三年呢?

他不愿去想,也不敢去想现在他只想能静静地躺下来。他忽然觉得很疲倦。

天色更黯,似将有雷雨。

马空群当然看得出,多年的经验,已使他看天气的变化,就如同他看人心的变化一样准。

但他却懒得站起来,懒得回去。

他静静地躺在石碑前,看着石碑上刻着的那几行字:"白天羽夫妻,白天勇夫妻……"他们本是他的兄弟,他们的确死得很惨。

但他却不能替他们复仇!

为什么呢?

这秘密除了他自己和死去的人之外,知道的人并不多。

这秘密已在他心里隐藏了十八年,就像是一根刺扎在他心里。他只要一想,心里就会痛。

他并没有听到马蹄声音,但却感觉到有人已神色也变得奇怪,也不知是悲愤,是恐惧,还是仇恨。

过了很久,他才慢慢地沉声道:"你能确定白老大真有个儿子?"马空群道:"嗯。"

公孙断道:"你怎知这次是他的孤儿来复仇?"马空群闭上眼睛,一字字道:"这样的仇恨,本就是非报不可的。"公孙断的手握得更紧,硬声道:"但我们做的事那么秘密,除了死人外,又怎会有别人知道?"马空群长长叹息着,道:"无论什么样的秘密,迟早总有人知道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话你千万不能不信。"公孙断凝视着石碑上的刻字,目中的恐惧之色仿佛更深,咬着牙道:"这孤儿若长大了,年纪正好跟叶开差不多。"马空群道:"跟傅红雪也差不多。"

公孙断霍然转身,俯视着他,道:"你认为谁的嫌疑较大?"马空群道:"这少年看来仿佛是个很冷静、很能忍耐的人,其实却比谁都激动。"公孙断冷笑道:"但他却宁可从栏下狗一般钻进来,也不愿杀一个人。"马空群道:"这只因那个人根本不值得他杀,也不是他要杀的!"公孙断的脸色有些变了。

马空群缓缓道:"一个天性刚烈激动的人,突然变得委屈求全,只有一种原因。"公孙断道:"什么原因?"

马空群道:"仇恨!"

公孙断身子一震,道:"仇恨?"

马空群道:"他若有了非报复不可的仇恨,才会勉强控制住自己,才会委屈求全,忍辱负重,只因为他一心一意只想复仇!"他张开眼,目中似已有些恐惧之色,沉声道:"你可听人说过勾践复仇的故事?就因为他心里的仇恨太深,所以别人不能忍受的事,他才全都能忍受。"公孙断握紧双拳,嘎声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马空群目光遥视着阴暗的苍穹,久久都没有说话。

公孙断厉声道:"现在我们己有十三条命牺牲了,你难道还怕杀错了人?"马空群道:"你错了。"

公孙断道:"你认为他还有同党?"

马空群道:"这种事,本就不是一个人的力量能做的!"公孙断道:"但白家岂非早已死尽死绝?"

马空群的人突然弹簧般跳了起来,厉声道:"若已死尽死绝,这孤儿是哪里来的?若非还有人在暗中相助,一个小孩又怎能活到现在?那人若不是个极厉害的角色,又怎会发现是我们下的手?又怎能避开我们的追踪搜捕?"公孙断垂下头,说不出话了。

马空群的拳也已握紧,一字字道:"所以我们这一次若要出手就得有把握将他们的人一网打尽,绝不能再留下后患!"公孙断咬着牙,道:"但我们这样等下去,要等到几时?"马空群道:"无论等多久,都得等!现在我们已送了十三条命,再送三百条又何妨?"公孙断道:"你不怕他先下手为强?"

马空群冷笑道:"你放心,他也绝不会很炔就对我下手的!"公孙断道:"为什么?"

马空群道:"因为他一定不会让我们死得太快,太容易。"公孙断脸色铁青,巨大的手掌又已按上刀柄!

马空群冷冷地道:"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现在一定还没有抓住真实的证据,能证明是我们下的手,所以……"公孙断道:"所以怎么样?"

马空群道:"所以他才要使我们恐惧,无论谁在恐惧时,都容易做错事,只有在我们做的事发生错误时他才有机会抓住我们的把柄!"公孙断咬着牙道:"所以现在我们什么事也不能做?"马空群点点头,沉声道:"所以我们现在只有等下去,等他先错!"他神情又渐渐冷静,一字字慢慢地接着道,"只有等,是永远不会错的!"等,的确永不会错。

一个人只要能忍耐,能等,迟早总会等得到机会的!

但你若要等,往往也得付出代价,那代价往往也很可怕。

公孙断用力握住了刀柄,突然拔刀,一刀砍在石碑上,火星四溅。

就在这时,阴暗的苍穹中,也突有一道霹雳击下!

银刀在闪电中顿时失去了它的光芒。

一粒粒比黄豆还大的雨点,落在石碑上,沿着银刀砍裂的缺口流下,就好像石碑也在流泪一样走上了山坡。

这个人的脚步并不轻,但步子却跨得很大,又大又快。

他知道是公孙断来了。

只有公孙断,是唯一能跟他共享所有秘密的人。

他信任公孙断,就好像孩子信任母亲一样。

脚步声就像是说话的声音,每个人都有他不同的特质。

所以瞎得出来是什么人。

公孙断的脚步声正如他的人,巨大、猛烈、急躁,一开始就很难中途停下。

他一口气奔上山,看到马空群才停下来,一停下来,立刻间道:"人呢?"马空群道:"走了。"

公孙断道:"你就这样让他走?"

马空群叹息了一声,道:"也许你说得不错,我已老了,已有些怕事。"公孙断道:"怕事?"

马空群苦笑道:"怕事的意思,就是不愿再惹不必要的麻烦。"公孙断道:"你认为不是他?"

马空群道:"无论如何,至少昨夜的事并不是他做的,有人能替他证明。"公孙断道:"他为什么不肯说出来?"

马空群道:"也许只因他还年轻,太年轻……"说到"年轻"这两个字,他嘴里似又涌出了苦水,又苦又酸。公孙断垂下头,看到了石碑上的字,双拳又渐渐

欢迎转载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 » 子往往只要听到一个人的脚步声,就能听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