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什么人,都休想将这一切从我手

分享到:

更悲伤,黯然道:"他们都是我的兄长,就好像我嫡亲的手足一样。"叶开点点头,现在明白为什么别人都称他为三老板。

马空群又问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将他们合葬在这里?"叶开又摇摇头。

马空群咬着牙,握紧双拳道:"只因我找着他们的时候,他们的血肉已被山上的饿狼吮光,只剩下了一堆白骨,无论谁都已无法分辨。"叶开的双手也不由自主紧紧握起,掌心似也沁出了冷汗。

山坡前一片大草原,接连着碧天。

风吹长草,正如海洋中的波浪。

马空群转过身,遥望着远方,过了很久,才缓缓道:"现在你看见的是什么?"叶开道:"草原、大地。"

马空群道:"看不看得见这块地的边?"

叶开道:"看不见。"

马空群道:"这一块看不见边际的大地,就是我的!"他神色忽然激动,大声接着道:"大地上所有的生命,所有的财产,也全都属于我!我的根已长在这块地里。"叶开听着,他只有听着。

他实在不能了解他说这些话的意义。

又过了很久,马空群的激动才渐渐平烦大多,无论谁在这里,都难免要被沾上血腥。"叶开淡淡一笑道:"我不怕麻烦也不怕血腥。"马空群道:"但这地方你本就不该来的,你应该回去。"叶开道:"回到哪里去?"

马空群道:"回到你的家乡,那里才是你安身立命的地方。"叶开也慢慢地转身面向草原,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你可知道我的家乡在哪里?"马空群摇摇头,道:"无论你的家乡多么遥远,无论你要多少盘缠,我都可以给你。"叶开忽又笑了笑,道:"那倒不必,我的家乡并不远。"马空群道:"不远?在哪里?"

叶开眺望着天畔的一朵白云,一字字道:"我的家乡就在这里。"马空群怔住。

叶开转回身,凝视着他,脸上带着种很奇特的表情,沉声道:"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你还要叫我到哪里去?"马空群胸膛起伏,紧握双拳,喉咙里"格格"作响,却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叶开淡淡道:"我早已说过,只做我自己应该做的事,而且从不怕麻烦,也不怕血腥。"马空群厉声道:"所以你一定要留在这里?"叶开的回答很简单,也很干脆。

他的回答只有一个字:"是!"

西风卷起了木叶,白杨伶仃的颤抖。

一片乌云卷来,掩住了日色,天已黯了下来。

马空群的腰虽仍挺得笔直,但胃却在收缩,就好像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他的胸与胃之间压迫着,压得他几乎忍不住要呕吐。

他只觉得满嘴酸水,又酸又苦。

叶开已走了…

他知道,可是并没有拦阻,甚至连看都没有回头去看,一眼。

既不能拦阻,又何必看?

若是换了五年前,他绝不会让这少年走的。

若是换了五年前,他现在也许已将这少年埋葬在这山坡上。

从来也没有人拒绝过他的要求,他说出的话,从来也没有人敢违抗。

可是现在已有了。

刚才他们面对着面时,他本有机会一拳击碎这少年的鼻梁。

他第一拳出手的速度,快得简直就像是雷电下击,若是换了五年前,他自信可以将任何一个站在他面前的人击倒!无论谁只要鼻梁击碎,头就会发晕,眼睛就会被自己鼻子里标出来的血封住,就很难再有闪避还击的机会。

这就叫一拳封门!

这一拳他本极有把握,而且几乎从未失手过。

但这一次竟未出手!

多年来,他的肌肉虽仍紧紧结实,甚至连脖子上都没有生出一点多余的脂肪肥肉,无论是坐着还是站着,身子仍如标枪般笔挺。

多年来,他外表几乎看不出有任何改变。

但一个人内部的衰老,本就是任何人都无法看出来的。

有时甚至连自己都看不出。

这并不是说他的胃已渐渐受不了太烈的酒,也不是说他对女人的需要,已渐渐不如以前那么强烈。

真正的改变,是在他心里。息,长叹道:"无论谁要拥有这一片大地,都不是件容易事。"叶开忍不住叹道:"的确不容易。"

马空群道:"你知道不知道,这一切我是怎么样得来的?"叶开道:"不知道。"

马空群突然撕开了衣襟,露出钢铁般的胸膛,道:"你再看看这是什么?"叶开看着他的胸膛,呼吸都似已停顿。

他从未看过一个人的胸膛上,有如此多刀伤,如此多剑痕!

马空群神情突又激动,眼睛里发着光,大声道:"这就是我付出的代价,这一切都是用我的血,我的汗,还有我无数兄弟的性命换来的!"叶开叹道:"我明白。"

马空群厉声道:"所以里抢走无论什么人都不行!"叶开道:"我明白。"

马空群喘息着,这身经百战的老人,胸膛虽仍如钢铁般坚强,但他的体力,却已显然比不上少年。

这岂非正是老去的英雄同有的悲哀。

直等他喘息平复时,他才转过身,拍了拍叶开的肩,声音也变得很和蔼,缓缓道:"我知道你是个很有志气的少年,宁死也不愿损害别人的名誉,像你这样的少年,世上已不多。"叶开道:"我做的只不过是我自觉应做的事,算不了什么。"马空群道:"你做的不错,我很想要你做我的朋友,甚至做我的女婿……"他的脸突又沉下,眼睛里又射出刀一般凌厉的光芒,盯着叶开,一字一字缓缓地道:"可是你最好还是赶快走。"叶开道:"走?"

马空群道:"不错,走,快走,越快越好。"

叶开道:"为什么要走?"

马空群沉着脸,道:"因为这

欢迎转载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 » 无论什么人,都休想将这一切从我手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