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史慈突然看到一处脸上一喜大喝道

分享到:
“倒是跑地快!”柳毅恨恨说道。公孙度带人有驻留一阵,带回到营地“乐浪皆是鼠辈!”众将士解释愤愤不平,谁让李林打搅了他们清梦。
 
    公孙度一看既然那敌军似乎是退却了,命人严加防范,然后就安慰一下僵尸们,所有人就纷纷回营歇息,公孙度本来已经有的一些困意已经消失,跟着几个同样睡不着的亲信坐在篝火边烤着火。
 
    搓着双手手,公孙度打了一个哈欠,对身边的将士道“这次攻陷乐浪之后,孤定会重重的赏你们…………”
 
    话还没说完,营外又是一通鼓响,杀喊声有一次铺天盖地而来。
 
    “鼠辈敢尔!”柳毅怒火中烧,自己还没脱下来裤子呢,敌人就杀过来了,赶紧提着宝剑又冲了出去,外面又没有一个人影。
 
    “鼠辈!”柳毅只能吐了口唾沫,恨恨地回身,公孙度带着一帮将士冲了出来,一看又是个人如此情形。
 
    待众人回到营地,顿时一楞,公孙度见到已经有很多的将士没了睡意,顿时心中咯噔一下。公孙度心里惊道‘莫非…………’
 
    待到第三次外面又传来战鼓声的时候,公孙度心中已经肯定,这是邴原的计谋!公孙度恨恨的对着眼前的火堆咬牙启齿道“邴原老贼,竟然敢用疲兵之计!着实阴毒!”
 
    第四次,第五次战鼓声响起的时候,公孙度还怕有意外,留下了五千左右的将士戒备着。
 
    然来来回回十余次后,公孙度总算是明白了,自己是高看对方了,当即下令,“众军歇息!不用再理会敌军的鼓声了!”遂留下守夜之士兵,自己脱下铠甲睡觉去了。
 
    外面又是一次炮响,公孙度朝着帐外白了一眼,往篝火中扔了几根柴火。果然,外面战鼓声和喊杀声过了一阵后便消声觅寂了。
 
    看着身边的几个亲卫还有些紧张,公孙度皱着眉头看着天上,嘴里默念着“怕是还有两三个时辰才到日出。”说完话,当即不再理会别的,睡觉。
 
    过了好一阵一直没有了战鼓声响起,公孙度手下众人都以为敌人不会再来骚扰自己了,困得要死的众人,大都舒舒服服的进了梦想。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外边又是想起了战鼓的隆隆声响,醒过来的公孙度眯着眼睛无奈的苦笑的时候,突然瞥见众多的黑影正在飞速的临近营地。
 
    “真的来偷营了?”公孙度大骂一声。
 
    他猛地站起,却感觉眼前一黑,摇晃了几下才站直。自己的体力依然不行,更何况手下的将士了?
 
    眨眼功夫,就有士兵进来对公孙度喊道“侯爷,敌军来偷袭了!”
 
    公孙度立即喊道“勿要管孤!喊醒将士!随我迎敌!”
 
    但是现在这如何来得及?公孙度手下的人有的才刚刚睡熟,敌军便杀到了,柳毅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拎着宝剑冲了出来大喊着“快快起来,随某杀敌!”他自己连裤子都没穿好,还杀个屁敌啊!
 
    只见敌军来的浸湿骑兵,为首一人,手握长枪,背戴双戟,眼似寒星,瞬息之间就刺倒了数名守夜的士兵,直让柳毅看得眼突面红,心中大恨,直接就奔着人家去了,到那时还没走几步,就被其他骑兵扫倒,柳毅连滚带爬的后退,幸好有自己的亲卫保护,不然早变成了筛子了。
 
    看着自己身边的亲兵一个一个倒下,柳毅大怒指着为首之人喝道“敌将可敢留下姓名,我誓杀汝!”
 
    那人有挑飞了一个士兵,听见了柳毅的话,哈哈大笑道“哈哈,有何不敢,某乃东莱太史慈,贼子,受死!”说罢就往柳毅的方向冲来,柳毅跟进后退,幸好公孙度大军人数众多将太史慈拦住,不然柳毅今夜必定性命不保,
 
    上前斗了几合,公孙度隐隐感觉身子有些僵硬,手也有些颤抖,这都是睡眠不足啊…………
 
    太史慈手下骑兵看准时机一枪挑向公孙度,待公孙度心惊之时,一名近卫以身护主,死死抓着那长枪,任由它留在腹中,还回头对公孙度说道,“侯爷,速退!”公孙度眼睛通红还想上前,被众近卫死死拉住。
 
    近千的骑兵入虎入羊群,端的是锐不可当,大多被杀的公孙度士兵都是从梦中惊醒,还没明白发生了何等事,便作了那刀下之鬼。
 
    随着人流杀了一阵,太史慈突然看到一处,脸上一喜,大喝道,“哈哈,终于找道你了!烧了此物,吾等此行之功,成也!”
 
    不好!被近卫死死拉走的公孙度顿时醒悟过来大喝道“不要让他们接近…………”还未等他喊完,就看见火光冲天而起,公孙度心中顿时黯然,那粮草想必已经被烧了……
 
    精神了一阵,公孙度赶紧聚集士兵,一来拒敌,二来拯救粮草。不想那些从营帐中跑出的士兵们,都惊慌失措,来回奔走,人声嘈杂,公孙度还有几名将领的喝声没有传多远就被掩盖,士兵们的集合速度极为缓慢。
 
    太史慈丢了手中的长枪,拔出,但是当自己的士兵与敌军相碰是,他终于看到了什么事真正的来去如风,自己的士兵根本就拦不下敌人,敌人的马匹个个稳健,而且手上拿着形状奇怪的刀,士兵弯腰一扫,就见到倒下一排排的人,公孙度就这样的看着这一千余骑兵在自己眼前绝尘而去,留下了自己士兵的一排排尸体。
 
    公孙度狠狠地将头盔砸在地上,取过宝剑指向天空,握拳起誓,“邴原老儿,城破之后孤必灭汝三族!”
 
    同时,远在徐州的邴原在睡梦中忽然打了一个喷嚏,也不为意,咂咂嘴继续睡觉。
 

欢迎转载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 » 太史慈突然看到一处脸上一喜大喝道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