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顿时感觉自己上当了外面哪有半个人

分享到:
为首一将立即不愿意了道“侯爷,那邴原贼子杀死我一低卑衍,我定要为弟报仇,请侯爷允许我速速出战,看我拿下乐浪,斩了那邴原老儿的狗头!”
 
    公孙度立即安慰道“柳毅将军稍安勿躁,正是因为前翻邴原帐下有人折了我的先锋,所以说我们才要更为谨慎,要不然再想卑衍将军一样可如何是好!”
 
    柳毅乃是卑衍的结义大哥,而且被公孙度封的官职也是不小,还是辽东侯手下的后将军,比公孙度给邴原的军衔还要大,爱是公孙度手下一员爱将,所以公孙度还真是怕他轻敌冒进,不了卑衍的后尘。
 
    柳毅还是不服道“哼!我就不信了,这乐浪郡中能有什么猛将,我那弟弟定时被邴原老儿暗算了,才回战死沙场,我定要为弟弟报仇!”
 
    公孙度连忙道“好好!明日就让柳毅将军你第一个前去叫阵!”柳毅这才罢休喜下去休息。
 
    到了晚上,西门下依然透亮,李林按着远方公孙度的大营不由的感叹道“不愧是有但是自立为侯的人啊,你们看那大营的规模布置的井井有条,公孙度不好对付啊!”
 
    一边阎柔上来问道“将军,今夜的口令。”
 
    李林思考了一下道“烈马将军,答阵前!”
 
    阎柔点点头道“是!”
 
    一夜无事,第二日一早,十分焦急看了邴原的脑袋的柳毅一早就来到了西门下方,见到了这一排排鹿角,和一排排深坑同样无语,不明所以,但是气焰仍然不减大吼道“邴原小儿,快快出来受死!”
 
    这一会李林发话了“哈哈哈,我伯父乃是一代大儒,岂能与你这种猪狗不如之辈舞刀弄枪。”
 
    柳毅闻声大怒吼道“大胆,你竟然辱骂与我,你是何人!”
 
    李林笑道“哈哈哈,我就是这西门的守将,不过姓名吗,你还不配问我,就连你们那个什么狗屁辽东侯公孙度也同样不配,有本事你们攻上城头来问我吧!哈哈哈!”
 
    柳毅大怒,骂个不停,公孙度在后方望了望问身边人道“这西门的守将是谁?”
 
    一旁人也是观望了半天疑惑道“属下不知,看似年岁不大,一身书生打扮,这邴原难道是无人可用?竟然拍了一个小小的儒生守城?”
 
    公孙度摇摇头阿东“算了,让柳毅回来,现在全军士气正盛,先攻它一会!”
 
    一边将领拱手称“诺!”赶快下去布置。
 
    骂了嗓子都快干的柳毅,见城里面还是没有反应,灰头土脸的回了本阵,随着公孙度一声令下,大军开始进攻,城头上立即精神一震。
 
    许亮见敌人已经开始进攻,立即大喊道“第一排,第三排抛射!第二排,第四排准备!”这是李林和许亮共同发明的一种技术,李林运用抛物线的手法,加大了弓箭的射程,特别是在这种守城的时候能够发挥出最大的用处,而许亮又让自己麾下的八百弓箭手分成四队在壕沟之中,在分为两波轮番射击。
 
    果然众人还没有走进,就守到了弓箭手的重创,赶紧有人大喊“快,举盾!”
 
    公孙度的军队也算是训练有素,缓慢移动到鹿角之前,准备翻越,许亮又是大喊“第一排,第二排射击,第三排,第四排依旧抛射!”
 
    果然用了这种方法,公孙度大军还没有穿过鹿角就已经折损不少,公孙度看着战场的惨状大惊“这…………怎么可能?”
 
    身边谋士立即道“侯爷,赶快撤军吧,我已经有了对付这些方法的计策,现在撤军,损失的只是前方的试探不对,他们掩护的是后面的攻城器械,这些器械损坏了可就不好再造啊!”
 
    公孙度咬咬牙点点头道“好!撤军!”话几乎是勉强挤出来的,谁承想自己的大军刚一个照面便败退下来。
 
    回来以后公孙度大怒,一旁谋士笑道“侯爷放心,看我之计…………”
 
    公孙度听后缓缓笑了出来“有卿石某,孤必定得胜啊!”
 
    而在乐浪方面,敌军这么快就撤了,李林都没有想到,众将士也是时期高涨,不再像前几天那样没有精神。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许亮走上城头开心的说“将军,敌军退了!”
 
    李林点点头道“嗯,没想到他们能退的这么快。”
 
    许亮也是觉得疑惑,问道“将军,那咱们下面怎么办?”
 
    李林思索了一下,道“看来他们可能有对付咱们的两端抛射的方法,还有鹿角,明日他们来攻的时候你要小心,及时按照计划回撤。”
 
    许亮点点头道“诺!”
 
    李林摆摆手让许亮下去,思考了一阵‘这公孙度晚上回不回来夜袭呢?要是你不来我这些铜镜不是白做了?你们不来,不如…………’
 
    李林笑了笑对一旁到“叫太史慈来!”
 
    ——
 
    天若赐我辉煌,我将比天更猖狂
 
 第八十章 鏖战公孙度 2
 
    是夜,公孙度大营,公孙度已经睡下,虽然今天首轮攻城一失败而回,但是既然有了应对的办法,公孙度也不是非常的焦虑,早早睡下,待明日大战。
 
    “杀呀!杀呀!…………”一阵呐喊声传来,鼓声震天,公孙度立即惊醒。
 
    公孙度立即知晓事情不妙,面色一变拿起佩剑吼道“将诸将士唤起,这邴原小儿竟然有胆子偷营?”
 
    正要说话,忽然听到营外一声炮响,随后鼓声惊天,喊声震地。
 
    不可说公孙度的统军能力不高,没有多大一会,公孙度手下将士都已经纷纷跑出营帐,握着武器开始整备。
 
    公孙度带领亲卫率先冲出营地的一看,他顿时感觉自己上当了,外面哪有半个人

欢迎转载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 » 他顿时感觉自己上当了外面哪有半个人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