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尉迟亲自来建州府卫寒山顿时便知道了自己

分享到:
 楚休拿过举报信,看着那其中的内容,顿时眉头一皱。
 
    有人竟然把事情捅到了关思羽那里,这点的确是他没想到的。
 
    越级上报,如此做的人简直就是在打魏九端的脸,而且还是匿名,其中的消息量可是大的很。
 
    楚休没算错魏九端的态度,但他却是有些高估了魏九端对于关西的掌控力了。
 
    他这还没退休呢,手下的巡察使便有些不将他放在眼中了,一旦等他退休,人走茶凉基本上是肯定的。
 
    对于这封举报信,楚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卫寒山,毕竟这些巡察使当中只有他跟自己有着最直接的冲突。
 
    当然举报者是其他人也是有可能的,知人知面不知心,楚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会触碰到哪些人的利益,又有哪些人看自己不顺眼。
 
    尉迟看着楚休笑眯眯道:“楚兄,师父要的只是一个解释而已,很简单的,你到现在都没有想好吗?”
 
    楚休缓缓的放下那举报信。
 
    关思羽既然都把自己的亲传弟子给派来了,这解释真的很简单吗?
 
    或许是很简单,只不过一旦自己解释的不对,那自己这巡察使的位置恐怕还没坐稳多久便要挪地方了。
 
    将举报信还给尉迟,楚休沉声道:“关中刑堂需要威严!
 
    我关中刑堂护卫关中一方,但同样也是此地的主宰者,刑堂的律法由我关中刑堂来判定,是否有罪,也是由我关中刑堂来判决!
 
    江家的事情已经定性,证据确凿,走私违禁品,蔑视刑堂律法,罪责当诛!
 
    灭了一个江家,使得建州府巡察使堂口重新拿回了属于关中刑堂的威严,这笔买卖,划算的很。”
 
    尉迟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道:“不错,楚兄,你这番话我会带回去跟师父说的。”
 
    从楚休说出第一句话开始,尉迟便知道,楚休过关了,即使他还没见过关思羽,他也知道结果。
 
    关中刑堂现在大部分的规矩都是关思羽所定下的,跟楚狂歌以个人魅力影响关中刑堂相比,关思羽所用的就是严厉的刑罚和规矩来统领关中刑堂。
 
    灭了江家只是小事,影响到了谁的利益也只是小事,大事是这件事情会不会影响到关中刑堂的名声和利益。
 
    显然现在楚休的举动只是加深了关中刑堂在建州府的威严,所以他这个解释合理,可以过关。
 
    尉迟站起来笑了笑道:“既然是这样,那便没什么事情了,我这就离开了。”
 
    楚休道:“尉迟兄何必这么着急?我已经让人准备酒菜去了。”
 
    尉迟摇摇头道:“喝酒什么时候都有时间,不过我这次来关西可不仅仅是来楚兄你这里的,还有关西刑堂分部我也是要去一趟的,去见见魏九端大人。”
 
    楚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将尉迟直接送走。
 
    他貌似明白了什么,自己这关过去了,不过魏九端的面子怕是不好看了。
 
    而随着尉迟离去之后第二天,卫寒山却是出现在建州府巡察使堂口内。
 
    慢悠悠的踏入巡察使堂口,卫寒山这次的态度可是有恃无恐的很。
 
    看着楚休,卫寒山冷笑道:“楚休,当初我便说过,这件事情绝对没完,眼下你那胡作非为的举动竟然都惊动了总堂那边,你这巡察使的位置还能坐多久?”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敲打
 
    卫寒山的商州府距离建州府很近,况且尉迟来关西之地也没有遮掩行踪,几乎是尉迟刚刚来到建州府,卫寒山这边便已经得到了消息。
 
    得知尉迟亲自来建州府,卫寒山顿时便知道了,自己的匿名递上去的举报信已经成功送到了关大人的眼前,要不然现在尉迟也不会亲自来找楚休。
 
    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卫寒山,楚休淡淡道:“暗地里背着魏九端大人告我黑状的人是你?”
 
    卫寒山冷笑道:“什么黑状?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可不要乱咬人,明明是你自己胡作非为,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这才惊动了总堂那边的。”
 
    虽然眼下只有他跟楚休两个人,杜广仲等人都因为不敢插手两位巡察使大人之间的事情而退了出去,但卫寒山却也不敢在这种时候乱说。
 
    楚休淡淡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卫寒山,现在只有你我两个人,你在我这里演戏有意思吗?况且你这次来究竟想要干什么?就是准备嘲讽我一波?”
 
    卫寒山施施然的坐在了楚休面前,淡淡道:“我当然没那么无聊,我只是来跟你谈一笔交易的。”
 
    “什么交易?”
 
    卫寒山道:“楚休,你这次惹出来的事情已经闹到了总堂那边去了,你这巡察使的位置不光要丢,甚至还有可能被刑堂责罚。
 
    关大人向来铁面无私,哪怕你是楚源升楚大侠举荐进入关中刑堂的也是无用。
 
    听说你灭了江家,从江家那里得到了不少东西,要知道若是没有你暗中捣乱,江家这些东西可都是准备孝敬给我的。
 
    所以现在你若是肯识趣的把这些东西全都交给我,那我还可以帮你一把。”
 
    “你能帮我挡住上面的调查,保住我巡察使的位置?”楚休面无表情的问道。
 
    卫寒山冷笑了一声:“你想的倒是挺美,总堂那边下来的人谁能挡得住?
 

欢迎转载gt彩票平台官网-gt彩票平台登入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gt彩票平台官网-gt彩票平台登入 » 得知尉迟亲自来建州府卫寒山顿时便知道了自己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