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当然是不会多是赶紧问庞统道军师还是赶紧

分享到:
 “少主!众位将军,某认为,这次,我军虽然大胜徐晃,虽然可喜可贺,但是这也对我军带来了另一场的危机啊!”看着很是欢喜的众人,庞统当即泼了一盆凉水。  众人一愣,就连李平都是很奇怪的看着庞统,有几个人脸上已经漏出来了一丝不悦,庞统本来就是十分招人嫉妒的,本来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的人,虽然有些小小的名气,但是依旧在李林麾下没有什么功劳,而不少的武将都是一场一场战役跟李林打下来的,才做到了如今的位置,但是庞统年纪轻轻,一来就受到了李林的极大的重视,不是有人在一旁劝阻李林早就已经给庞统一个高位了,而这次李林出事以后,就连本来不怎么想栽培庞统的邴原,都好似是十分想着庞统,遇到什么事情都会问庞统,杨修他们几个年轻人,而很少问这些已经久经沙场的战将,怎么会不让人嫉妒,最主要的是,这一会,李林竟然直接从千里之外传来书信,不说什么嘘寒问暖或者是指点江山的话不说,竟然还直接将庞统,还有几个年轻人提拔了起来,众人心里当然有气。
 
    但是庞统在兵马未至之时,便定下了破徐晃的计策,而且还真的奏效,换来一场大胜,可见庞统的本事,这一点众人还是佩服的,可是现在庞统在大胜之时,竟然还泼了一盆冷水,众人当然是有些不乐意了。
 
    “庞军师!”一名将军出列很是不悦的说道:“这样的值得庆贺之时,你却说出这样的话?有些不妥吧?”
 
    “是啊!”一旁立即有人帮腔,道:“少主,此言影响军心啊!”
 
    这句话所得就有些毒了,军心这个东西,看不到摸不着,但是却是战争之中的重中之重,影响军心,这可是个大罪,可是这影响军心的罪过,可是有些不好证实了,你随便说句话,我就可以说你影响军心,怎么影响了,那谁知道,谁也不知道下场仗会不会赢,反正要是输了,那就是你影响军心了。
 
    李平听了几个将军的话,眉头一皱,显得有些尴尬,李林特别指派的军师会影响军心,怎么可能,但是面对着几个老将的不服,李平作为一个孩子,倒是有些尴尬了,抬头再看庞统呢?庞统何人,根本不为其所动,依旧镇定自若。
 
    “好了!”忽然一声炸雷一般的怒吼,众人一听,有些惊异的往声音的源头望去,再一看,便立即闭了嘴,还能是谁有这样的威力,真是在李平之下,而众人之前的一人,并不是邴原,邴原这样的人当然要坐镇许昌,以调配四方,此人正是赵云,赵子龙。
 
    在长安死里逃生,乞丐一般的回到了许昌,若不是赵云是一个十分冷静的人,早就想跟别的将军一样,立即冲到前方,跟刘和拼个你死我活,但是李林嘱咐尚在耳边回荡,赵云哪里敢胡思乱想,必须要稳住大举,邴原虽然有威慑力,但是在军中,毕竟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但是赵云就不一样了,帮助李林横扫北方,立下多少功劳,何人不知道李林以兄长之礼对待赵云呢?所以赵云一回来,虽然深受重伤,但是只要众将士知道赵云还在,就没人敢干什么糊涂的事情…………
 
    看着众人闭了嘴,赵云皱着眉头看着庞统,问道:“军师!你此话何意,还是说的明白一些好!”不偏不倚,虽然痛斥了这些将军一声,但是面对着庞统刚才刚才说的话,赵云也会立即提出了疑问。
 
    庞统当然早做好了解释的准备,缓缓道:“少主,我们虽然大胜,但是洛水仍然在前方,徐晃能够当机立顿,立即领军撤退,而不是以求可以力挽狂澜再度挽回战局,这就说明徐晃乃是以有智谋之将,虽然徐晃如今乃是退回道洛水河畔,但这正是徐晃的高明之处,以退为进,乃是更好的防守,到了洛水河畔,控制了更加有利的地形,天时更加是在徐晃一方,所以我们今后再想要今日的大胜,可是难上加难了!”
 
    众人一听,皆是沉默下来,李平思索片刻,稚嫩的小脸上产生了一丝丝的担忧,缓缓道:“是啊!父亲也在心中说了,徐晃本来就是曹操麾下名将,而刘和能够把他派到关键的洛水河畔,定然也是有道理的!”此话一出,大帐内的气氛瞬间的压一下来…………
 
    “哈哈!”忽然传来几声轻笑,一人出来,缓缓道:“士元啊!士元,虽然那徐晃有天时地利!但是也不必这样悲伤吧!”
 
    众人一看,出列的不是别人,乃是另一个青年才俊,徐庶,本来乃是邴原麾下主簿,而如今跟庞统一样,也是被李林破格提拔,做了军中长史,主管后勤,以前李林出征乃是徐邈干这个活,现在徐邈已经到了冀州章光豫州,青州徐州基地粮草的向北的调配,而徐庶便是掌管这向西的粮草物资的调配,对于如今季节,这粮草物资比其他几个季节的运输调配工作可是更加的困难,但是更加的重要,也不是什么简单的活,而李林在与庞统和徐庶这样的年纪不大,但是却是国士之选的人,也是做过一番斟酌的,诸葛亮乃是治理国家之人,庞统乃是军法谋略见长,而徐庶在治民和治军都是有些建树,但是跟卧龙凤雏想必还差那么一些,所以也就以庞统为主要军师,徐庶乃是压阵…………
 
    众人看着徐庶忽然出来打个哈哈,更是有些不解,庞统淡淡一笑,赶紧对李平告罪道:“少主,臣刚才所说也是一时断言,乃是说了徐晃的长处,但是也众位将军也不必如此的低落,徐晃虽然占据天时地利,但是少主却是占据了最为很重要的人和啊!”
 
    “诶!这才像话嘛!”这些粗鄙的老将都是跟李林一起厮混管了,一听到这话,送了呀口气,有的人都已经骂了出来。
 
    对于这些都是自己叔伯辈的老将有一些的放肆的言语,李平当然是不会多说什么,而是赶紧问庞统道:“军师还是赶紧把话说清楚,莫要卖官司,父亲将如此重担交与某,某可着实的担心啊!”
 
    庞统赶紧道:“少主,众位将军,那徐晃虽然任然有回旋之地,但是如今我军兵马充足,上有少主亲自征讨,军心慷慨激昂,下有子龙将军,俊义将军等众位沙场经验吩咐的将军,还有元直几位大人后勤补给抵挡,更有五官中郎将几位老大人在后方坐镇,主公也是在西北节节胜利,那刘和末日已到,这徐晃,只不过是冥顽不灵,想要螳臂当车罢了…………”
 
    “啊哈哈…………”众人立即有欢喜的笑了出来,还有将军笑骂一句道:“庞士元,你这臭小子,这话说的才像个人话,我们幽辽军,啥时候怕过别人!只要有主公……和少主在!一切都不是事!”这人一开始就想说主公,但是一看还有李平在,赶紧改了一句。
 
    “是是是!”庞统连连点头,帐内有恢复了很是兴奋的气息。
 
    这一会低落,一会高昂的,李平心里都直突突,没有李林在军营,可是相当容易混乱的,李林的地位,谁人能够代替?有他在众将士是一个样,没有他在,肯定就变成了另一个模样,现在李平亲自坐镇,加上赵云这样的影响力巨大的将军,但是依旧还是达不到李林在此的效果,李平摸了摸脑门上出来的冷汗,心说“父亲!你可是快点回来吧!”
 
    李平亲自领军赶到,兵马已经足够,外加赵云,张郃两位名将,加上庞统,徐庶一是军师,一是后勤保障,这样的高级配置,就算是李林带领的人马都不一定可以达到,当然了,被人也不知道庞统和徐庶的威力,只有李林这样的人了解。
 
    大军休整一日,在庞统的见一下,李平立即行军,直逼徐晃到了洛水河畔,与徐晃大营形成对峙之势,摆出要决一死战的架势。
 
    瞭望塔之上,庞统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对面错落有致的排列帐篷的徐晃大营,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这样的扎下大营的方法……好似不像是徐晃一个久经沙场的武将可以做出来的…………难道…………”
 
    “士元估计是想这徐晃营中又一个很有谋划的军师吧?”一旁的徐庶忽然冒出来了这么一句。
 
    庞统缓缓的一点头,道:“看着样的布置,只要我方偷袭大营,便是四面皆陷之地!很是阴毒啊,徐晃乃是一个跟随曹操多年的武将,就算是度过不少的兵书,但是对于这样狠辣的扎营办法,可不像是一个武将作为!”

欢迎转载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 » 李平当然是不会多是赶紧问庞统道军师还是赶紧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