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林已将厮杀许久幸好有身旁方方

分享到:
李林举起手,指着远方的公孙度大军,待底下的将士安静下来后才用沉痛的语气说道,“战争没有不死人的,也许是你,也许是他,也许是我……”
 
    众将士顿时脸色一变,我这兵器的手有些颤抖。
 
    “但是!”李林的语气提高到了顶峰,“在这危机的时刻,用我们的生命换取妻儿老小的生命,换取乐浪城千千万万百姓的生命!将士们!你们认为这值得吗?!”
 
    “值得!值得!值得!”众人齐齐响应。
 
    啊啊深深送了口气,吼道“但凡战死的勇士,其家眷我李家皆养之!诸将士!敢战否?”
 
    “战!战!战!”众将士齐声喊道。
 
    李林大手一挥,喝道,“既然如此,诸军戒备,神灵与我等同在,乐浪百姓与我等同在,我们等妻儿老小与我们同在!我!与汝等同在!”
 
    城下公孙度见城头上士兵们的战吼还十分的奇怪,但是哪里管的了许多,公孙度立即大喊“全军出击!”
 
    没有了鹿角和壕沟的阻拦,公孙大军的前进速度比前几日快了许多,到了弓箭手的射程之内,李林大吼一声“弓箭手,两端射!开始!”乐浪城头立即飞出无数的箭矢奔着公孙大军而来,公孙度这一会派出的是自己手下精兵,见到箭矢飞来,面不改色,有条不紊的向城墙移动。
 
    公孙大军一点一点的将壕沟填平,掩护着后面的云梯过来,李林大吼一声“那石头给我砸!”
 
    军前陷入了老套的肉搏状态,云梯架上城墙,守军飞矢,木桩,石头不停的往下扔,或者将云梯支起,敌军上来便有沸油淋之,火油烧之,但是公孙度大军人数众多,终于有敌军等上了城墙。
 
    李林一见焦急吼道“快将敌军赶下城头。”只要是冒头的敌军,立即就会看到无数的长矛迎面而来。
 
    李林拔出宝剑,向冲上城头的敌人的杀去,方方在一旁紧忙的保护着,李林大喝一声,直接刺倒一个敌人,身边有乐浪城原有的事情,见李林一身书生打扮,竟然这样威猛,大喝一声“将军威武!”
 
    “将军威武!”
 
    “将军威武!”众士兵齐齐响应,乐浪城头士气高涨。
 
    而在公孙度大营,公孙度带着一帮谋士看着前方城头的焦灼状态,守军一次次的将自己的士兵赶下城头,死伤不少,一旁谋士问道“侯爷,为什么不直接用咱们先造好的攻城车直接攻城,这样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伤亡啊。”
 
    公孙度捋捋胡子道“攻城车虽然管用,但是若是城内忽然杀出一直骑兵,将车烧毁,这样我岂不是赔上了辛苦打造的攻城车吗?”
 
    谋士道“那侯爷咱们的攻城车岂不是白造?再说,这乐浪城中哪有那么精锐的骑兵啊?”
 
    公孙度眼睛一瞪道“哼!难道忘了前几日的教训?那一只骑兵来去如风,兵器怪异而且个个骑术精湛,我主要就是害怕那一只骑兵啊…………”
 
    谋士道“侯爷那一只骑兵虽然厉害,但是人数很少不过千余,我估计这乐浪城中也就又能里训练处这些人数的精锐骑兵了,上一会来劫营,也是我军不辈,只要我军能够做好准备,加上人数优势,这些骑兵定当有来无回!”
 
    公孙度点点头道“嗯,你说的不错,但是我也不能太过着急用攻城车,我要让乐浪的人看看,我们辽东勇士的厉害!还有,咱们大军的粮草依然不多,辽东的粮草还有多久能到?”
 
    一旁谋士盘算一下道“我们将其他二门的粮草抽调过来以后,我大军的所有粮草还能支持数日,辽东调来的粮草定能在我大军粮尽是到达!”
 
    公孙度道“好!只要粮草已到,我大军便全力攻城!”大军没有粮草,公孙度的心里也没底了。
 
    城头上,李林已将厮杀许久,幸好有身旁方方,保护,在加上李林也不是软柿子捏的,虽然没穿甲胄,但是身上细甲果然精良,一道坎在身上,竟然只是疼一下,衣服破开,李林的身体一点事情都没有。
 
    两军厮杀了劲一个时辰,公孙度大军终于徐徐退兵,李林赶紧派人救治伤员,清点伤亡人数,让士兵好好休息。
 
    就这种情形,有持续了几日,公孙度大军每个一日便来强攻一次,李林每天都会在城头披着自己媳妇送来的被褥睡觉,方方寸步不离。
 
    “矣…………怎么今天的流民如此
    李林一拍城墙怒道“公孙度竟然用此等卑劣手段,收拾可恶!”但是百姓到了城下不能不救,都是乐浪的百姓,饱受战乱之苦就已经还能是倒霉了,竟然还被敌军将自己的粮食强光,来县城求助也是正常的事情。
 
    一边阎柔道“元杰,防止其中有敌军的奸细啊!”
 
    李林点点头道“嗯,我也担心,万一公孙度来一个里应外合,那咱们可就应接不暇了!”
 
    然后李林对许亮,阎柔,阎志三人吩咐道“还是按照我的计划,再将宵禁时间提前一个时辰,若是晚上街上有打不出口令之人,直接杀之!”
 
    三人齐声道“诺!”
 
    阎柔问道“元杰,今夜的口令是…………”
 
    李林笑了笑道“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说着李林还摆起一个架势。
 
    身旁众人奇怪的看着李林的样子,想笑又不敢笑。

欢迎转载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 » 李林已将厮杀许久幸好有身旁方方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