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其其二若是敌人刻意防

分享到:
而在乐浪西门的城楼上,李林带着众人等待着太史慈的归来,阎柔在李林身旁问道“元杰,有一事我有一些不解?”
 
    “有何不解?”李林道。
 
    “若要偷营,让诈他几次便可了,为何要一直等到近邻日出?若是那公孙度早早起来,岂不反而误了大事?”
 
    李林笑了笑心里美着‘老子从前每天早上,上课,或者上班,四五点的时候睡得最沉的时候,你想起来?说句夸张的,打雷老子都不会醒。何况我还折腾了公孙老儿半宿了!’
 
    李林摇摇头,笑着说道,“此乃人睡意最足之时,此为其一,其二,若是敌人刻意防备,到了那时,早已全身麻木,如何能战?”
 
    阎柔听了大笑道“哈哈!原来你是早有定夺,不然如何会让太史子义那一千将士吃饱喝足,还睡了数个时辰呢?”
 
    李林点点头道“此胜甚是取巧,今后之战还是切莫大意……”
 
    此战,太史慈率军一千,杀敌数百,损兵数十,烧却粮草无数,大胜!气的公孙度直接拔营后撤十里!
 
    公孙度这一次折了两阵,损失兵马数千,粮草更是被太史慈给烧了个精光,但是公孙度毕竟财大气粗,直接从辽东凋来粮草甚至有调来了大量援军,李林下面的仗更加困难了…………
 
    公孙度大营……虽然经过了前日夜里太史慈的那么一下,将士们脸上显得有些疲惫,但是他们的斗志确实更加的高昂了,现在他们是对乐浪城的士兵痛恨无比,而公孙度也知道,打仗,士气是最重要的,所以他们一面从辽东郡调来粮草兵马,一面依旧带着大军前来乐浪城下挑战。
 
    “太史慈!给我出来!”柳毅老远隔着鹿角便是一声大喝。
 
    李林笑着看了看身边的太史慈疑惑道“怎么着,子义,你与此人有仇?是不是调戏人家老婆了?”
 
    太史慈没好气的白了李林一眼道“瞎说,这个人我压根就没见过!”当然没见过,太史慈偷袭的时候黑灯瞎火的,虽然该柳毅留下了性命,但是也是没看见人家长得什么样,而自己留下了名字,也没有问人家叫什么。
 
    ——
 
    天若赐我辉煌,我将比天更猖狂
 
 第八十一章 鏖战公孙度 3
 
    李林调侃道“那人家叫你看什么,你看那个样子,就像你调戏了人家的家眷一样!”
 
    太史慈一撇嘴道“哼!让我下城会会他怎么样?元杰!”
 
    李林看了看正在大骂的柳毅点了点头道“嗯,去吧,一会这个孙子就要骂娘了,小心一点!”
 
    太史慈拱手一拜道“诺!”言毕便策马出了城。
 
    太史慈提着长枪点了点柳毅道“你是何人,怎么知道我的名讳?”
 
    柳毅见到太史慈心火便起,还说什么话,直接向太史慈杀来,太史慈横枪挡住,将柳毅挡开喝道“我不杀无名之将!”
 
    柳毅大吼道“哼!我誓杀汝!”
 
    这么一说,太史慈就反应过来,那一天就这么个小子很是装逼,太史慈也不多废话,横枪便对柳毅刺去,柳毅虽是公孙度大将,有一点本事,但是那是太史慈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柳毅便已经支持不住,早就没有了刚才嚣张的样子,太史慈一枪刺来,柳毅挡开策马便走,太史慈微微一笑喊道“贼将看戟!”摘下背后铁戟,向柳毅飞了出去。
 
    “啊!”铁戟直接插入柳毅后心,柳毅落下马来,死的不能再死了,这柳毅,卑衍两兄弟就这样都死来了太史慈的飞戟之下。
 
    公孙度在阵中看见柳毅被杀大怒吼道“竟然杀我爱将,众将士听令,全面进攻!”
 
    太史慈一看敌军已然进攻,不敢多呆,赶紧策马回城。
 
    太史慈刚刚回城,敌军便至,许亮在壕沟中大喊道“弓箭手准备!”
 
    公孙度在后方看的真切,捋了捋胡子道“哼!果然还是老招数。”
 
    乐浪城头,阎柔忽然惊叫道“元杰快看,那是什么!”
 
    李林顺着阎柔手所指的方向看去,咬了咬牙,“竟然是粮车,咱们将他们的粮草少了,他们的粮车也没用了!”
 
    李林心里暗暗惊叫‘果然不出我所料,幸好一起已经安排妥当。’
    公孙度大军第一排并不是士兵,而是一辆辆的粮车紧密的排列着,上边堆满麻袋,里面装的是干草,还淋上了火油,许亮的弓箭手的箭矢的杀伤力减少了许多,大部分都被粮车拦住,箭矢插在了麻袋上面。
 
    公孙度大军到了鹿角之前,士兵将两车抵在了鹿角上,然后将麻袋点燃,鹿角乃是木头做的,一会便烧的不成样子,公孙度士兵要用长矛一抵,鹿角便被推开,公孙度大军百年冲了过来。
 
    许亮见情势不妙大喊一声“统统顺着笑道撤退!”一声令下,士兵们徐徐撤回,李林将壕沟的图纸做成了目子形状是有目的的,自己的士兵可以顺着两边后撤,而且每一排的两个入口上方都是用木板挡着大量的泥土和碎石,然后又木筛子固定术木板,当己方士兵撤出后,最后一个人就将木筛子一拔,泥土和碎石就会落下,将道路封死,这也是防止敌军跳下壕沟能顺着通道走。
 
    李林见鹿角已毁,敌军已经快要冲入壕沟的第一排,大吼道“城头上的弓箭手,给我射!”一声令下,城头上无数的箭矢飞向了公孙度的士兵,公孙度的士兵赶紧举起盾牌徐徐的向前挪动。
 
    敌军到了壕沟面前,见已经无法向前,直接跳入壕沟之中“啊!…………”跳入壕沟之中的敌军传来一片惨叫,李林在城头上笑了笑道“这就是我送给你们的后一份大礼!哈哈哈!”
 
    

欢迎转载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98彩票客户端-gt彩票平台-gt彩票娱乐平台 » 此为其其二若是敌人刻意防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